跋二


紫霞元君王秀梅 降

 二○○七年六月二日

歲次丁亥年四月十七日

聖示:吾今日奉母娘之懿旨,特降駕為《四海遊記》乙書作跋。

夫人心之變惡,近百年來尤其迅速,歐風美雨之薰染,人心逐漸向功利主義看齊,雖有諸天仙佛之不斷降鸞,揮鸞闡教,著書立說,以勸化世人,但仍成效不彰,人心之三毒與五蘊,仍舊未能看破與放下,致使災劫頻仍以警世。母娘在理天遙望地球,見諸兒女,回頭者少,迷墜者多,心有不忍,故屢降懿旨著書,以醒群迷。今南天直轄全真堂、全真大道靈修院屢受上天之畀重,聖書期期降著之不輟,尤其《四海遊記》乙書,更是費時一年半始完功,藉由濟佛與全筆童生之對話,闡揚修真之理念,實發人深省,值此部聖書完功之際,特附驥尾以為跋。

紫霞元君王秀梅跋於南天直轄全真堂.全真大道靈修院天運丁亥年四月十七日

又示:吾喜藉今日降跋之機會,見晤吾之女王生初美,可傳喚之,吾與之見晤可也。

王生初美:女兒叩拜母親聖安,今日能見母親,女兒心中感恩,叩謝母娘、法主聖君恩師及童師兄慈悲,使我母女相會,心中有很多話,不知從何說起?

紫霞元君:吾女勿傷悲,娘心喜慰也,若非你這數十年來造功之蔭,吾豈有此果位可得,陪伴在母娘身邊,永享萬八之清福?

王生初美:女兒叩問母親,為何我的兒女到現在都沒來學佛修道?女兒不知怎麼做,兒女才會來學佛?

紫霞元君:子孫自有子孫福,莫為子孫做馬牛。女兒之心,為母可體諒,但各人之因緣際會各有不同,時機未到,故尚未有機緣也,緣到為母自會暗中點化也,勿憂。

王生初美:叩請母親告訴我,我父親現魂歸何處?紫霞元君:為母既已證果,已無任何牽罣,亦會暗佑助汝修行順利也。汝父亦受汝虔誠修功之蔭,證果東天木果真人,在東天清修,逍遙自在也。

王生初美:女兒請母親放心,我會好好學佛修道,報答天恩師德及母娘慈悲,叩謝。紫霞元君:吾女已為為母做得太多、太多了,為母有你這麼孝順又乖巧之女,心已無任何遺憾在心,唯望吾女更加努力精進,帶領大家誦經、念佛,則功德無量也。可,吾喜回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