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卅四回

濟公活佛 降

二○○七年五月十二日

歲次丁亥年三月廿六日

聖示:世人不知因果之可怕,惡因遍造,待惡緣果報成熟之時方才後悔,懊惱不已,悔之已晚、已遲矣!故大凡冤結之形成,與眾生平日妄造身、口、意三業有甚大、甚深之關係,一旦形成怨結,不管經歷多久此仇必報。故現世甚多世人遭逢陰擾或冤結討報,皆與宿世、今世所造之惡業關之。故老衲勸世之人當在業報、冤結尚未索報臨身之前,當努力行功了願以消業障,以免果報來時悔之晚也。

濟佛曰:徒兒遊歷著書去矣!

(此時濟佛口唸真言,童生元靈隨即被調出。)

童生曰:徒兒在此向活佛師尊叩請聖安!

濟佛曰:可邊走邊談好了。

童生曰:一切但憑恩師安排。

(此時濟佛口唸真言,手中佛扇頓時變大,師徒二人上了佛扇,佛扇以飛快之速向無極理天而去。)

童生曰:恩師啊!近來徒兒屢屢處理一些被外靈入侵身體或冤結臨身討報之事,讓來堂參與法會之師兄、姐及善信大德見之驚訝不已。

濟佛曰:可說說以饗世人。

童生曰:首先是本週四,一對夫妻從嘉義北上,丈夫姓陳,是某大官退休,妻子姓孫,因妻子卡陰,白天時與一般人無異,但到夜晚時則受陰魂干擾,常聽到耳朵傳來女人之嘆息聲,且性格變得跟往常大異其趣,經常吵著要跟他先生離婚,要獨自去修行。其夫本以為妻子有幻聽、幻覺,本不以為意,後來此現象經歷三個多月愈來愈嚴重,妻子痛苦異常,雖問遍各廟堂亦無能解者。夫妻皆為佛教徒,在因緣之下經友人介紹來堂,叩求法主聖君恩師解除痛苦。後經徒兒詳察,乃其妻三個多月前在自家頂樓佛堂靜坐時,被一外來女鬼趁機入其體內,致痛苦異常。在徒兒幫孫師姐解煞驅趕體內之女鬼時,中間不時換了一個人在講話、哭泣、哀嚎(不是孫師姐的聲音,因孫師姐操國語口音,而那女鬼是操台語口音),說:「我不敢啊啦!我不是故意ㄟ,請你原諒我。」(此女鬼在法主聖君恩師法力之壓制下,露出非常痛苦之表情及大聲哀嚎之聲音,哭聲相當淒涼),又說:「請你原諒我,我要跟觀世音菩薩去修行,請你原諒我。」徒兒跟法主聖君恩師天人合一配合,因法主聖君恩師法力甚強,故打得女鬼哀哀叫,聲音淒厲,整個身子不斷掙扎想逃脫,但又出不去,故又說:「我要出去,但出不去,請你告訴我。」(語氣近乎哀求,因其已受不了法主聖君恩師強大法力之壓制),此時徒兒告訴「女鬼」可從口出來,我助其三道真氣,在孫師姐背部用力拍打三下後,那女鬼終於被打出來,經徒兒詢問之下才知那女鬼是跟孫師姐宿世有冤結,但此並不是主因,主因乃是孫師姐隨
意在自家佛堂靜坐,方才讓她有可趁之機,跑入孫師姐的身體內干擾孫師姐。在那女鬼被法主聖君恩師以強大法力趕出後,孫師姐整個人頓時舒服了起來,臉色及氣色也漸漸恢復紅潤(與之前未解之時,臉色慘白判若二人),那女鬼哀求陳師兄超拔她,讓她能到全真大道靈修院修行,陳師兄也答應了,經辦完超拔,看見孫師姐愉快的表情,徒兒心中真有無比痛快之感覺!

濟佛曰:徒兒做得很好,大功一件。畢竟助人為快樂之本嘛!那另一件呢?

童生曰:另一件是昨天(禮拜五)法會快結束時,王師姐帶領堂上諸師兄姐至對面體育館燒往生錢給前來參加法會之鬼道眾生,以消他(她)們的業障,當時堂內只剩下我在幫黃媽媽靈療雙腿,還有李師兄及另一位常來堂念經之女善信。當這位女善信念完經要回家、在向法主聖君恩主辭駕時,突然發出一大聲響,把我跟李師兄都嚇了一跳,原來此時這位女善信突然冤結附身,整個人不斷手腳亂揮亂打,徒兒趕緊停掉幫黃媽媽靈療之工作,請李師兄把那女善信攙扶過來,立刻幫她做驅離冤結的法事。

其間那位女善信因法主聖君恩師法力之灌注及壓制,終於由痛苦、痛哭、全身抽搐掙扎,手腳亂揮、亂打之狀態下,漸漸恢復正常,並超拔那位女冤欠至全真大道靈修院潛修,此位女善信方才舒服、感恩的離堂去上班,令人十分同情。也因此徒兒更加深普渡眾生之願心與願力,希望藉由揮鸞著書,普勸世人早日修行、持齋、戒殺、放生、皈依三寶,並能努力念佛、禮佛、拜佛,以功來迴向累世之冤結。也在此奉勸世人不要隨便在家靜坐,會走火入魔的,須至有護法神護法的正氣道場(如全真堂)靜坐,方不致「引鬼入身」也。

濟佛曰:哈!哈!哈!吾徒近年來盡心盡力為普渡眾生忙碌,汝之靈力及功力進步神速,一般難解之沖煞及陰擾,你皆能迎刃而解,幫忙苦難之眾生,誠乃功德無量也!

童生曰:功德不敢當,只是心裡非常踏實、非常快樂罷了!

(就在濟佛師徒談論間,佛扇已飛至無極理天,母娘已吩咐辦理慶功宴,以嘉賞濟佛師徒辛苦經歷一年多之靈遊著書,於今夜終於大功告成。只見慶功會上眾仙雲集,本堂主席法主聖君恩師及堂上眾恩師皆參與盛會,待濟佛師徒下了佛扇入了座後,整個慶功宴便開始。)

母娘曰:濟佛吾兒及全筆童生,奉母命開堂闡教,著作聖書多部,已積立不少之功德,今又逢《四海遊記》乙書完成著作,即將付梓,普化蒼生,以免娘倚閭之望,娘特頒賜功如下:

一、凡全勤者及四分之三全勤者,賜一道功以勉之。

二、主著正鸞乩全筆童生賜二道功,參與一次賜三十功。

三、今夜來堂者,不論男女老幼,一律加賜功三十以勉之。另賜無極瓊漿玉液一壺,待會回堂可化給全體眾鸞下生及善信大德喝,以助身健及元辰光彩、消業障!濟佛佛果再增三級。

濟佛曰:孩兒叩謝娘恩,此乃份內之事無功可言,但望能喚醒諸迷,同回無極仙鄉,則孩兒之願足矣!

童生曰:母娘慈悲,給予全真堂普化蒼生之使命,孩兒就算肝腦塗地、赴湯蹈火亦在所不辭,只望娘能早日見到凡塵諸兒女早回無極理域,母子團圓,則兒願亦足矣!故亦無功可言,孩兒願將此著書之功迴向給一切六道苦難眾生,消其業障,早脫六道輪迴。
(就在母娘、濟佛、童生與諸與會仙佛之快樂慶賀下,《四海遊記》乙書到此完功。濟佛及童生帶著快樂、感恩之心拜別與會諸仙佛及母娘,上了佛扇,佛扇此時佛光更強、更亮,以飛快之速向全真堂而回。)

濟佛曰:可先備清淨之開水,吾將母娘所賜予諸賢生及眾善信大德之瓊漿玉液敕化也。可惜水太少了,否則可敕化更多,諸生福薄!可,吾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