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卅二回

濟公活佛 降

二○○七年三月十七日

歲次丁亥年正月廿八日

聖示:人生苦海,沈溺了多少英雄豪傑,人非有大智慧與大定力,肯定難跳脫六道輪迴之苦,但卻仍有甚多之芸芸蒼生沈醉未醒,致而無法離苦得樂。法界仙佛菩薩見眾生如蜉蝣之生命,經常飛鸞闡教,勸化眾生早日向道而修,以免業障來時果報現前,求出苦而無期也。老衲亦希眾生能體上天諸仙佛菩薩之苦心,離棄惡行、惡性,身向光明大道挺進,無怨無悔,犧牲奉獻,自可圓成道果也,勉之。

濟佛曰:傻徒兒ㄟ!遊歷著書去矣!

(此時濟佛口唸真言,童生之元靈隨即被調出。)

童生曰:徒兒在此向活佛師尊叩請聖安!

濟佛曰:賢徒免禮!可出發!邊走邊談。

(此時濟佛口唸真言,手中佛扇頓時變大,光耀燦爛,佛光照遍整個全真堂上空。師徒二人上了佛扇,佛扇以飛快之速向今夜參訪之目的地出發。)

童生曰:恩師啊!這幾個禮拜來,徒兒都為解決眾生之問題而忙碌不已,以致經常睡不飽,尤其有些緊急事件之處理更是忙到三更半夜凌晨一、二點,最晚到凌晨三點才入睡。

濟佛曰:何事如此忙碌?

童生曰:像上週六有一一貫道堂主之女兒受沖煞,來堂時已晚上十點,徒兒見她臉色慘白,嘴唇更是慘白已無血色,徒兒趕忙為她解煞,一解就是二小時,處理完已凌晨十二點,回到家都一點多了。解煞完,她原本累積一個多月之宿便,隔天便全部排光,人恢復昔日光彩,此是其一。又苗栗善信亦是沖煞,晚上接到電話徒兒速忙開車過去,見其確實沖煞嚴重,且見其家中鬼魂甚多難怪會沖煞。故先為其解煞又幫抓鬼,忙到凌晨十二點,開車回家已凌晨一點,吃個宵夜躺下去睡已是凌晨二點。或者有人請徒兒去看地理風水,南北奔波,或是幫其子弟排解冤解、查因果、靈療或訪道結緣,光是這些事情已經快把徒兒累翻了,每天為道
務奔忙長達十六小時,有時高達二十小時。

濟佛曰:其實你講這些為師都知道,也是借此之機讓堂上諸賢生了解徒兒之努力與用心,讓眾生知道你為普化志業與眾生之救渡所付出之心力,其實你亦要好好保重自己的身體,以免累壞了。

童生曰:感謝恩師之慈悲與關懷,徒兒每見眾生之疾苦便覺其甚可憐,總想儘快幫忙讓他(她)之痛苦早日得解。又見眾生每被冤結討報而陷入逆境,總想救他一把,像本週二及週四就處理一件因果奇案,案主之兒子被一對服毒自殺之冤結纏擾二十一年,其子精神時好時壞,好的時候像正常人,不好的時候六親不認,其父年已七十一高齡,常為自己往生後,其子將託付何人而落淚。最近其妻(亦已七十一高齡)罹患癌症已屬末期,醫生都宣佈放棄,徒兒前往訪視,一股甚重之冤氣襲身,見四位冤結圍在床邊索命討報,故而先為其超拔四位之靈。又見其妻大限未到,緊急以天恩生技之牛樟芝、紅靈芝、蜜猴菇、冬蟲夏草等健康食品助之,期能挽回一命拯救其一家人。徒兒每每想到張師兄一生虔誠求修天道,但卻遇此因果討報,見其老淚縱橫的模樣令人心生不忍,只是心中感嘆造化之作弄人。又昨天南下台中處理一位多年同修好友之事,其母以為己快不行,都交待好後事,徒兒接到電話馬上開車下去為其處理,先超拔其母身旁之冤結,再以天恩生技之產品助之,氣血漸漸有起色,心中亦覺快樂無比。又到其父之安養中心看他的父親,亦復如是幫忙,後見他床有一位卅八歲之年輕人,因喝酒開車發生車禍已癱瘓在床上,喉嚨因氣切而無法言語,心想其後半輩子跟坐牢獄有何不同?且亦到松嶺路處理一位林師姐之風水,見其身邊站一嬰靈直呼她媽媽,因屬故意墮胎,故而憑依干擾;其住宅非常低矮老舊,感覺好像貧民窟,徒兒趕緊為其超拔身邊之嬰靈,又以天恩生技之產品救之,方保其身不致繼續惡化。又有一竹科工程師天天無法安眠,總有無形之陰擾,使其在租屋處都毛骨悚然,後經深入與屋內之四位穿古裝之地基主溝通,才知道原來是地基主對現代之男女亂搞男女關係看不順眼才予以干擾警告,經點醒當事者改善後,已能一覺到天亮不再受到干擾。總之,這幾週真是忙得一塌糊塗。

濟佛曰:徒兒仁慈心腸總以眾生之疾苦為念,甚少想到自身,真是難得,這也是一位大乘菩薩應有之修為,為師以你為榮也。

(就在濟佛師徒談論間,佛扇已沒入冰冷之北海中,一直往下飛去,來到「紫府仙洞」前面,裡面之紫霞元君已出來迎接濟佛師徒,師徒入內,元君命水族侍者,奉上仙茗以款待師徒,師徒與元君分禮而坐。)

元君曰:歡迎濟佛師徒來訪。

濟佛曰:叼擾!叼擾!今夜此行乃專訪元君由水族之身修成正果之因,以悟世人。

童生曰:蟻生向紫霞元君叩請聖安!蟻生知道水族修行難度更高,須先能變化成人形再精進修行,少說也要上千年。

元君曰:然也,像我就已修二千多年方有此果位也。

童生曰:什麼?二千多年?請問元君之證果及來歷?

元君曰:其實亦無什麼,我只是比其他水族更幸運,得到善士放生、啟靈方曉修行。在這二千年中,慈心不殺其他弱小水族並以身護之,我之元身乃是一母鯨,因機緣受救得渡,又遇仙佛慈悲啟開靈竅,方曉修真之理,是故日日精進修之。有一日為護衛魚群免被一群鯊魚吃食,遂與之博鬥,因鯊魚數量甚多,我寡不敵眾氣盡流血身亡。亡後龍王見我護生有功,保奏玉帝讓我在此洞修行,至今已滿二千年在此修成正果。前不久剛蒙玉帝敕封紫霞元君之果位,此是我成道之簡單過程。

濟佛曰:說是簡單,做之則難!紫霞元君長居此仙洞已脫六道輪迴。世人啊!世人!鯨魚尚能修成正果,而身為萬物之靈的你們卻還鐵齒、卻還迷信科學萬能,排斥鬼神,善業不積惡業偏造,慚不慚愧啊!今夜時間已晚,回去吧!

(師徒二人別了元君,上了佛扇,佛扇以飛快之速向全真堂而回。)

濟佛曰:全真堂已到,童生元靈投體。可,吾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