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卅一回

濟公活佛 降

二○○六年二月廿四日

歲次丁亥年正月初七日

聖示:人之生於世也,除了色身之養外,當致力於修身向道,努力精進,不兩舌、不惡口、不綺語、不妄語。老衲說之直如老生常譚,試問諸賢生及眾善信大德做到幾成?是否感到心有餘而力不足呢?非不足也,實乃意志力之不足故也。老衲見眾生在修之過程,口業屢屢犯之而不自覺,惜焉!前貴堂副主席孚佑帝君恩主亦曾多次點醒提及,不知眾賢生及諸善信大德悟否?記住「閒時莫論人非,靜坐常思己過」,能經常確實反躬自醒自覺之人,方是真修實學之人也,勉之。濟佛曰:傻徒兒欸!遊歷著書去矣!

(此時濟佛口念真言,童生元靈隨即被調出。)

童生曰:好久沒見著恩師!徒兒甚念您老人家,不知恩師過年可好?徒兒在此向恩師拜個晚年,祝恩師「新年快樂、諸事如意、財源廣進」。

濟佛曰:好了!好了!那些財啊!祿啊!對為師無啥用處,只對世人有用,只要眾生皆能向道而修,皆能得渡,即是為師之願也。

童生曰:仙佛就是仙佛,畢竟是不食人間煙火,故而不用為財煩惱。但眾生畢竟是眾生,每天只要眼睛一張開就要「錢」,又叫眾生如何不愁?如何不惱?

濟佛曰:可邊走邊談好了,以免過晚。

(此時濟佛口唸真言,手中佛扇頓時變大,師徒二人上佛扇,佛扇以飛快之速向今日訪遊之地「北海證道考核司」前進。)

濟佛曰:常見世人新年見面常喜互道「恭禧發財」,但「財」從何來,諸生知否?眾生為求「財足」、「財豐」可謂用盡心機、絞盡腦汁、用心良苦,結果呢?有的得了「不義之財」卻賠進了「道德良知」;有的用偷、用搶,錢沒用到卻先進了監牢;有者一生省吃儉用,也存不了什麼錢財,一生命窮無法得志出運,徒嘆奈何?

童生曰:恩師所言甚是!那眾生該如何「求財」呢?請恩師教我們「撇步」(台語:意即方法。)

濟佛曰:那當然沒有問題!只要眾生願依老衲之言行之,那就「有財」、「有福」矣!

童生曰:究竟是什麼方法?恩師啊!求求您快快說之,不要再賣關子了!

濟佛曰:看你猴急的樣子,那像個修行者?

童生曰:不是的!恩師可誤解徒兒了,徒兒每見眾生為疾病、貧困糾纏,無法出困脫離貧窮,見之每生不忍之心,故希望世上每個人都富有,世間不要貧窮、不要有病苦,那該有多好!

濟佛曰:看來為師是真誤解你了,你的心還是那麼「善純」,凡事只為別人想,甚少想到自己,難怪貴堂主席法主聖君恩師直誇你進步甚大,心量愈來愈寬廣,真是有福之人。

童生曰:主席法主聖君恩師過獎了,徒兒只是做自己所該做的事爾,總是想幫身邊遇到困難之眾生解決疾苦爾,且樂在其中呢!

濟佛曰:這就對了,修行當如此方是真修實學之人。恩師這幾年來看著你的進步、你的成長,心中寬慰不已。

童生曰:謝謝恩師的誇獎,徒兒會更加努力代天宣化、渡化眾生,以謝母娘及眾仙佛之厚愛也。喔!對了!恩師方才所言「求財」、「求福」之道為何?可否說之?

濟佛曰:可。仔細聽了,「發財」是果報,其因則在「布施」二字。

童生曰:施了不就沒了,如何得財?

濟佛曰:不知你是真糊塗還是假糊塗,怎麼連這一點淺顯道理都不懂呢?

童生曰:不止徒兒不懂,恐怕眾生也都不懂呢,還望恩師慈悲點破玄機!

濟佛曰:欲得發財之果報,須先種布施之善因,所謂「財布施」得財富;「法布施」得聰明智慧;「無畏施」得健康長壽。世人欲得健康長壽、聰明智慧及財富,不從布施下手,又從何而為之呢?

童生曰:那徒兒懂了,眾生之所以「窮困、病痛、短壽、沒智慧」就是因為不懂布施之理,吝於布施,故「無福、無財」可得,是嗎?

濟佛曰:孺子可教也!望世人深明此理,常三施並行,必「得福、得財、得聰明智慧、得健康長壽也」。

(就在師徒二人談論間,佛扇已飛臨北海水域,天氣突然變得異常寒冷,海面已結冰,但佛扇則絲毫不受影響,噗嗤一聲沒入海面,直往今日之參訪地「北海證道考核司」前來。在考核司之前已有大批水族執事排班候駕,等候濟佛師徒之來訪。及至佛扇落入海平面,師徒二人下了佛扇,北海證道考核司之司長韓仙翁即往前迎接濟佛師徒。及至司內,仙吏奉茶、品茗,師徒坐下,童生一見司內之裝潢、擺置,頗為氣派,人間之富貴人家那得相比,眼睛所見盡是珍珠、瑪瑙、鑽石、翡翠,一切七寶亮晃亮晃,直叫童生看得傻眼。)

司長曰:童生莫非好奇,為何本司如此氣派,是嗎?

童生曰:是的!人間所珍藏、珍貴者怎麼被貴司拿來裝飾在牆壁上,豈不暴殄天物?倒不如送我一些,我好拿去賣了,去救濟貧困好了。

司長曰:哈!哈!童生有所不知,世人每天所忙於追求之財寶,到了法界直如糞土般不值錢,要多少就有多少。為何不能給你?因乃窮苦眾生之果報,非仙佛不慈,乃自作還自受也。

童生曰:懂了,我明白了。那請問「北海證道考核司」職司何事?可否請司長說之以悟世人。

司長曰:本司乃考核本海及其他三海志願遷入本海域受考、受煉,而設之府衙也。我可帶汝入內觀看,即可知之。

(此時司長帶領童生入衙內,見很多化成人形之水族修士,正在接受各種不同之考煉,有財考、色考、名考、利考、食考、睡考,不一而定。受考過者,果增一級形異光彩;受考不過者靈光暗淡,愁容滿面。童生走向前去,看了一位女生形相之水族正在掉淚,童生不忍上前安慰。)

童生曰:這位美人魚姐姐,您怎麼在哭呢?可否說說您的來由以悟世人?

美人魚曰:我前生本嫁給一個忠厚、老實之人,其家有祖產、房屋、錢糧,我可謂前世修來之福。整天只是把自己打扮得美美的,又喜歡養小狗,有翁姑不知孝養,有先生不知溫存,每天讓狗狗睡在我的床舖,對先生動不動就生氣罵他、打他,有福卻不知珍惜,結果到最後與先生離異。等離婚後才發覺自己之言行舉止錯了,但已來不及了,終至貧病饑寒而亡,亡後地府受刑百年再轉北海。我雖墮入水族身,但因知悔、知悟,上天鴻慈,尚有一線修持之機。我從南海自請遷籍到北海證道考核司受考,因北海氣候惡劣地勢險峻,如果受考通過,則果位上增快於其他三海。惜我每於財考一關每考必敗,懊惱不已。

濟佛曰:惱有何用?實心懺悔為要,所謂「人道不修,天道難成」此乃三曹共遵之理。老衲奉勸世人有如美人魚者當急醒回頭,否則果報堪慮也。好了!時候不早,回去吧!

(師徒二人辭了韓司長,上了佛扇,佛扇以飛快之速向全真堂而回。)

濟佛曰:全真堂已到,童生元靈投體。可,吾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