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十回

濟公活佛 降

二○○七年一月六日

歲次丙戌年十一月十八日

聖示:聖門乃修行辦道之所在,眾生應努力護持正道、弘揚正法,不可妄造口業亂評是非,當多修心反省,所謂「靜坐常思己過,閒談莫論人非」即是此意。老衲見堂主童生明清雖努力認真辦道,卻仍受堂下生不當言語之批評,此乃諸生謗法之重罪,方才副主席已提及,堂主童生明清乃奉母命以掌法船渡化蒼生,諸生毀謗堂主即同於毀謗母娘,其所造之口業重也。老衲不忍諸生因無知而造下甚深之口業,故而提示此點,望諸賢生能入聖門好好護教、弘道,方不枉此生也,勉之。

濟佛曰:傻徒兒欸!遊歷著書去也。

(此時濟佛口唸真言,童生元靈隨即被調出。)

童生曰:徒兒在此向活佛師尊叩請聖安!

濟佛曰:賢生免禮,可出發首遊北海去矣!

(此時濟佛口唸真言,手中佛扇隨即變大,師徒二人上了佛扇,佛扇以飛快之速向北海出發矣!)

童生曰:現時天候寒冷,再往北海緯度愈高天氣愈冷,看來北海之水族身處冰天雪地、氣候嚴寒之海域,真是苦啊!

濟佛曰:然也。本來水族之生長以適溫之水域為佳,至北海乃水族惡業偏重,或是志願前往靈煉以接受嚴寒之考煉者,非此二事不能到也。

童生曰:那造何業會生在北海之水域呢?

濟佛曰:欠債不還、賴帳者及惡口毀謗者、殺生害命者,金光黨之詐騙錢財者皆屬此類,又諸眾生在生不忠、不孝、不遵禮義廉恥之行而為者,自亦必受懲而輪轉北海之域而受業報也。

童生曰:徒兒見眾生造業之時心中頗生不忍,善言以點醒、以勸之、以開示,眾生依然不悟、依然故我,如之奈何?

濟佛曰:此乃末法眾生難渡之主因也,因眾生沈溺於五慾(財、色、名、食、睡)之中,貪戀世間種種假象,對正法道理之不能解悟,以致造罪、造業連連,連入聖門之修子亦不勤加研習經教,不勤念佛修持,只是口業不斷,意念不淨,口生謗言,意生邪念,破壞道場之團結與和諧,其罪甚重也。

童生曰:徒兒個人毀譽不放心上,只望眾生體解大道難逢、正法難遇、人生難得、中土難生,如此不易之事,今皆俱足實乃前世之福所蔭,今卻不思努力求修,反倒入惡業之淵藪,甚為可惜也。

濟佛曰:然也。世人之愚亦在此也,有者身在聖門直至死後,亦不信神、不信佛者大有人在。

童生曰:此話何解?

濟佛曰:「信、解、行、證」乃一體,缺一不可。有「信」無「解、行、證」則不為功也;有「解」,無「信、行、證」亦無用;有「行」而無「信、解、證」亦不美;有「證」而無「信、解、行」亦難成證果位也。

童生曰:下生聽得「霧煞煞」(台語,不了解之意。),可否請恩師再詳言。

濟佛曰:可。世之人因眼根較薄,往往以眼見為憑,眼所不見則疑之,故雖在聖門卻仍對仙佛鬼神之有無疑神疑鬼,又加上「智慧淺薄」,不知「深入經藏」以求智慧,加之「耳根輕」,以致對正知正見、正法正心辦道之認識不足,而造口業毀謗正法、毀謗主事者,此乃解之不足。行因解而遲疑不前,不知把握人生短暫之時光,把握每一分、每一秒,總讓時光空流過,及至無常到時乃墮三途六道輪迴。既無信、無解、無行,自是無功、無德,惡業滿身「地獄有份,天堂無門」矣!

(就在濟佛師徒談論間,佛扇一路疾飛,噗嗤一聲沒入寒冷之北海。佛扇一路飛來是槁木死灰之象,北海天候不佳,時有冰山之暖化而崩落,以致水族死傷時有所聞。佛扇飛過狹谷,途經流沙進入一廣大海底盆地,見一片晶瑩之亮光,愈近愈強,及至細目一看原是北海水晶宮是也。此時北海龍王敖順已率文、武官員及蝦兵、蟹將列隊恭迎濟佛師徒之光臨,佛扇落下,師徒二人下了佛扇。)

童生曰:蟻生南天直轄全真堂正鸞,向北海龍王及諸執事文武官員及蝦兵、蟹將問好,請安!

龍王曰:童生免禮。小龍亦向濟佛叩安!請隨小龍入水晶宮奉茶品茗。

(此時龍王引領濟佛及童生入龍宮,沿途真是壯觀,整座北海水晶宮即以冰塊建構而成,宮殿晶瑩剔透無比光亮,兩旁水族武士軍容壯盛,令人見之生畏。及至正殿,殿上有一對聯,饒富趣味與警世之意,其詩曰:「北海重地非仙非聖不能入也,眾生造罪造業非修不能脫也。」原來北海乃水族眾生之業重者,方至此也。及分賓主分庭坐下,龍王開口。)

龍王曰:濟佛及童生蒞臨北海乃本王及北海眾水族之榮耀也,本王當盡力協助以勸眾生。

童生曰:一邊品茗又吃仙果,太好吃了,都忘了正事,真不好意思。蟻生叩問龍王,為何北海獨屬四海之嚴寒,看到其他三海多氣候溫和,除南極洲大陸之外,甚少有氣候如北海者,叩問何因?

龍王曰:水族眾生雖造惡業,亦分輕重,輕者在其他三海,重者在北海以示公平。另有證道考核之「北海證道考核司」專為北海及其他三海之水族修士,提供修煉之惡劣環境,以磨練其戾氣與凶氣也。

童生曰:原來如此,那北海有無較凶險之地域呢?龍王曰:有之,下次再帶你去好了。濟

佛曰:北海海域甚大,若細遊恐三十年亦遊不完,擇要即可。

龍王曰:然也,當盡力配合。

濟佛曰:時候不早,今日承蒙龍王招待與說明,不勝感激,吾師徒告退。

(此時濟佛與童生向龍王拜別,上了佛扇,佛扇以飛快之速向全真堂而回。)

濟佛曰:全真堂已到,童生元靈投體。可,吾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