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廿九回

濟公活佛 降

二○○六年十二月廿三日

歲次丙戌年十一月初四日

聖示:世人不知入鸞之好處,總以為只是一道「入鸞宣誓疏文」呈上南天,入與不入有何差別?實乃謬誤也。老衲試分析之,世人即可明白。

一、入鸞乃欲成仙、成佛、成聖之決心展現也,有成聖、神、仙佛之決心,自然努力往目標邁進,成仙證佛指日可期。

二、宿世業障可獲暫緩討報。堂上主席以其自身之功德力擔保,冤結暫不討報,待爾積功累德後,再將汝之功德迴向與累世之冤結,汝可以健康之體趕緊行功了願,業漸消解,了脫輪迴方有機也。

三、造功豐厚。鸞門奉母娘懿旨而開辦,其有濟世、著書等,若能入鸞,終其一生積累之功德可免入三途惡道受苦,下可證下界神祇,上可修至無極之果位也。

四、終其一生奉聖效勞,除己得成正果外,先人、子孫亦同蒙受益,先人可獲超升,子孫可得賢孝之果報。

五、若有所求叩禱於天,感應較一般善信殊勝也。

六、亦可獲上天賜與五福之美報也。(五福:康寧、好德、長壽、富貴、善終。)

七、凡有宿世惡業之索報,當得主席之大事化小,小事化無也。尚有甚多無形之法益,無法一一陳述,總之,入鸞乃成道之初步,諸生宜把握之。

濟佛曰:傻徒兒欸!遊歷著書去也。

(此時濟佛口誦真言,童生元靈隨即被調出。)

童生曰:徒兒向活佛師尊叩請聖安!有好久未能著書,徒兒甚念恩師。

濟佛曰:好說!好說!徒兒之孝心為師知曉,你也甚為辛苦及難得,為了堂務、為了眾生、為了心中之宏願,即使遭遇再多之挫折與考驗亦不退心志,甚為難得也。

童生曰:徒兒一心只為「普化眾生」著想,無有個人之私念,只求此世圓成道果,脫離六道輪迴耳。

濟佛曰:確實!人生像一場夢,在夢中一切是那麼真實,但醒來之後一切又不復存在,短短數十寒暑,轉瞬之間老已至矣!又將走入死亡之途,有人說:「人死一了百了。」此乃「斷見」,又有人言:「死了之後,二十年後又是一條好漢。」此乃「常見」,皆是不明因果報應之理也。可邊走邊談好了,以免影響著書。

(此時濟佛口念真言,手中佛扇頓時變大,師徒二人上了佛扇,佛扇以飛快之速向今日之參訪地南極洲前進。)

童生曰:恩師啊!《四海遊記》著書至今,南海之遊是否已至尾聲?

濟佛曰:然也。

童生曰:那可否請恩師公布獎賞條例,以激勵世人踴躍助印此部聖書?濟佛曰:可。來堂之前,已獲無極皇母大天尊頒賜助印此部聖書之獎賞條例,茲宣布如下:

一、凡能虔心助印《四海遊記》乙書伍千本者,准消一切宿業。

二、凡能助印萬本,准證下界神祇之果位;並賜福一代子孫事業、功名一帆風順。

三、凡能印贈十萬本以上,准證中界神祇果位;並賜福二代子孫富貴安康。

四、凡能印贈百萬本以上,准證上界神祇之果位;並賜福兒孫三代崢嶸,為公侯將相之位。

五、凡有宿世冤結討報或惡疾纏身者,能發願助印此書,准予消除宿業,並賜健康之身。

六、凡為父母求壽者,宜助印此書,當獲賜福延壽之美報。

七、凡求功名之顯者,更宜助印此書,可獲魁星夫子之助,佑金榜題名。

八、凡求事業亨通者,能虔心助印,母娘准予事業亨通,財源廣進。

九、凡有其他一切所求事項,母娘允依其誠心之大小酌予應允,以慰眾生助道之善心也。

童生曰:哇!母娘真慈悲,賜功一次比一次豐厚,真令人感動。

濟佛曰:母娘慈悲,惟盼眾生皆能早日藉善書普化之功,力挽狂瀾,以達收圓之功,故凡有功於收圓者,母娘自是多所鼓舞也。

童生曰:恩師啊!怎麼眼前一大片冰原、冰山,哇!還有好多企鵝,整個大地一片厚厚冰雪,徒兒居處亞熱帶,能來此極寒之處著書真乃生平第一遭,頗覺新奇。眼前一片黑鴉鴉多得數不清,恩師啊!到底有多少企鵝呢?

濟佛曰:約有一萬四千多對,企鵝素有「冰中紳士」之美稱,你不要看牠在陸地上走路搖搖擺擺的,牠在水中之速度可矯健著!

童生曰:今夜本來就冷,又來南極洲,蒙佛扇佛光之佑,否則徒兒將凍斃也。

濟佛曰:然也。南極洲溫度極低,一般人甚難在此生存,若非著書之需,你亦難得有機造訪也。童生曰:我們要訪問哪一位企鵝先生或企鵝小姐?濟佛曰:待為師施法調其元靈來訪問即可知曉。

(此時濟佛口唸真言,佛扇往前一揮,只見一個頭非常壯碩之企鵝,好似領袖企鵝,突然倒下,身上飄出元靈,原是一壯碩凶惡之男魂,男魂跪在濟佛跟前淚流滿面。)

童生曰:這位大哥你為什麼一直在哭?你有悔悟當說說宿業因由以警眾生,或許可贖罪一、二也說不定。

男魂曰:我在生時乃一有名之黑幫老大,你見到身旁之其他企鵝即我生前之幫眾。我為人心狠手辣,為爭奪地盤常不惜任何手段,將對方綁至山區予以砍殺,再予以焚屍湮滅證據。又為求暴利,我販毒走私大賺不義之財,不知毒品會害人家破人亡,毫無人性,只為求物慾之滿足。又對母親極其不孝,父親死後留有一大筆遺產,在父親還在辦喪事之時,即向母要求財產過繼自己名下,誰知母不從,竟將母痛毆一頓,害母遍體鱗傷、傷悲不已。又見世人好欺,遂設下各種詐騙手法,以各種欺詐之方式向人詐財,一年獲利上億,出入闊綽,以賓士車代步、住華廈、享受各種美食。見有女生頗具姿色即予強押上車,載至山區或偏遠處予以姦淫,受害之女子因懼我之淫威,多忍氣吞聲不敢張揚。我一生是個無神論者,見人信神拜佛即予恥笑謂迷信,心中及口中多犯有譭謗之重業。本以為死後什麼都沒有,但在我往生前,夜夢昔日被我殺害之鬼魂齊來索命,我本能地努力拿刀揮舞欲將他們砍死,但怎麼砍也砍不著,及至驚醒方知是惡夢,但已嚇出一身冷汗,眼皮一直跳個不停,心中頗有不祥之兆。果然不久,在高速公路上突見他們的出現,我情急之下汽車方向盤打到對向車道去,被行駛之大貨櫃車迎面撞擊,車毀人亡,手下小弟亦跟著喪命。見牛頭馬面現前拘提始知真有鬼神,但已遲矣!除了受盡諸般地府苦刑之外,尚且每隔卅年轉生至寸草不生之南極洲大地共一百世,以消我之惡業,至此悔悟已嫌遲矣!但上天亦不遺棄我們,定期有上界高真至南海所屬之南極洲佈道場,開示各種
修行之理,見仙佛道氣一身、金光閃閃,真恨生前走偏,不知進修大道之寶貴卻入了黑道,造做諸般惡業,求出苦之無期也。

濟佛曰:「既知今日,又何必當初?」安心懺悔吧!如你能好好修持,萬年以後當有機重得人身也!

男魂曰:什麼?「萬年」?濟佛的意思是我還要在南極洲待上萬年才能得轉人身,我苦矣!(說完,掩面痛哭。)

童生曰:哇!真慘,但咎由自取怨不得人也。

濟佛曰:好了,時侯不早回去吧!

(此時濟佛口唸真言,佛扇一揮,將男魂送回,師徒二人上了佛扇,佛扇以飛快之速向全真堂而回。)

濟佛曰:全真堂已到,童生元靈投體。可,吾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