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廿八回

濟公活佛 降

二○○六年十一月廿五日

歲次丙戌年十月初五日

聖示:世人之心脆弱,總是禁不起考驗,稍受挫折、稍受阻礙、稍受考驗即退失道心,良可嘆也。尤其在道場當中人多口雜,總免不了會錯意或聽錯話之情形發生,就拿堂主童生明清為例,其奉主席法主聖君之聖諭,每於扶鸞之後諄諄開示,提示修行、進道之心得,諸賢生及眾善信大德聽入幾分?有時尚有會錯意者,以為在說某人,實乃大錯特錯矣!修行旨在提昇個人之意境與層次,汝之脾氣、習性依然故我無法提升,如何成仙做佛呢?故老衲在著書之前提示此語,乃望諸賢生及眾善信大德能於善知識提示好的道理時,能自內心深切反省檢討,有則改之,無則勉之,方是老衲之好徒兒也。不要故步自封,當敞開胸懷時刻警惕,時
刻求精進,如此方不致被「心魔」所祟而離道退志也,勉之!

濟佛曰:傻徒兒欸!遊歷著書去矣!

(此時濟佛口唸真言,童生元靈隨即被調出。)

童生曰:徒兒在此向活佛師尊叩請聖安!見到恩師今日開頭之語,徒兒感慨亦深。

濟佛曰:師徒同心,汝能有感,何妨談談?

童生曰:人生之過程,魔考、魔難重重,阿修羅魔王欲阻大道之運行,奉命考道,每見其在堂內施考,徒兒只能不斷呼籲大家,以大智慧度過每一次之考驗,無奈師兄姐們有受考而退志者,良可嘆也!

濟佛曰:怎麼說?童生曰:人皆以為佛最大,故修到最後,很多皆轉向佛門以求得究竟,致而對己所負之天命產生懷疑,退了道心,真是令人惋惜!

濟佛曰:可邊走邊談,以免耽誤著書時間。

(此時濟佛口唸真言,手中佛扇頓時變大,師徒二人上了佛扇,佛扇以飛快之速,向今日之參訪地出發去矣!)

濟佛曰:善哉問!善哉問!徒兒能點出修行者之弊病所在,實屬難得,為師詳予開示之可也。天有東、西、南、北、中共五天,每天各有所屬之五教(儒、釋、道、耶、回)修士,證道回天者,西天只是諸天之一部分,非全部;如若只有信佛才能得救,那其他宗教之修者及未入道而修,卻篤守人道而修之人,又如何了脫生死?俗云:「老王賣瓜,自賣自誇。」他不說瓜甜,你又怎會買來吃呢?同樣的道理,他不言信佛得救,汝焉會皈依佛門?如若入佛門就得
解脫,那地獄門前為何僧、道如此之多呢?他們已剃度出家終身念佛,為何還往下沈墜呢?眾生細思之即可明白,乃心念未清淨故耳。心能清淨,量周沙界,心包太虛,則在何教均可成證道果也,不是嗎?汝若心不能明識此理,就算投入佛門又如何?依然分別執著妄想,煩惱不斷,要藉佛之力脫離六道輪迴,可謂「緣木求魚」難也。

童生曰:雖然徒兒常向堂內眾師兄姐及眾善信

大德提示:「堅心在一處修之即可,不論何宗何教皆然。」但仍有人對此感到不解,可否請恩師再予開示。

濟佛曰:善哉問!善哉問!汝之問亦是修之「心病」。老衲告訴眾賢生及善信大德,任何道場只要是正氣、代天宣化之處所皆可前往護持,並不因自己原本信何教而有差別。就像全真堂就有很多天道、佛教、道教之善信大德來護持一般,如此不但不叛離本來之信仰,反倒有加分之功用。因汝心念眾生,只要有眾生需要你的地方,你即前往救渡、護持之,諸天仙佛無不歡喜,無不讚嘆也,絕不因你是天道修子即不能護持鸞堂。諸生試想,老衲乃佛門出身,在天道、鸞門、道門裡屢屢顯化救渡眾生疾苦,飛鸞闡教,吾佛心中無私偏,故眾生亦感念老衲之恩而愛戴,吾之信徒各教都有,汝說這如不是心念慈悲以眾生為念,如何能有如此多之信徒呢?若老衲亦持偏狹之心態,只渡佛門弟子,那吾佛今日亦只是個自了漢(羅漢)耳,無法證得「無上正等正覺」之佛果。故盼諸賢生及眾善信大德,能摒除門戶之見,真心奉獻護持道務就對了。

童生曰:感謝恩師之詳盡開示,相信對堂內眾師兄姐及眾善信大德有「振聾啟聵」之功也,那徒兒再叩問一事。

濟佛曰:何事?但說無妨。本來著書旨在導正世人錯誤之思想、觀念,汝能提問乃無量之功德也。

童生曰:功德願分給大家,下生不貪著,只是甚多之人瞧不起鸞門,甚而覺得己不如人無法解脫,請恩師詳釋之。

濟佛曰:鸞門乃奉母娘之懿命所設,其意義重大非凡,凡能在生戮力修持,往生後亦皆可證道脫離六道輪迴也,像汝母「瑤池駕前惠德元君童林錫哖」,汝父「南天鸞務院明德真君童俊嶺」及汝姐「南天惠華道姑童秀娟」,不都是經由鸞門之修持而證果脫離六道輪迴的嗎?故不止佛門,其他教門亦然,只要你在宗門教下能努力勤修,皆能有成也。鸞門乃新起之法門,鸞門修子造功之速度冠於其他宗教,也是母娘所降下回天之快速階梯也,望諸賢生及眾善信大德不要「妄自菲薄」,努力向前行,努力護持修行就對了。

(就在濟佛師徒談論間,佛扇已飛臨南海水域,噗嗤一聲,佛扇快速穿入海面,向今夜參訪之目的地「玉石洞」前進。不多久到了洞前,見一巨大之岩洞裡面發出金光,知有大仙在內,佛扇在洞口附近停了下來,只見洞前滿是寶玉,遍地閃閃發光價值不菲。師徒二人進入洞內,洞內別有洞天,笙歌樂音不斷,一位仙翁長長美髯,體態仙風道骨,令人見之生畏敬之心。此時仙翁見濟佛師徒前來,下了仙座,座下眾多正在聽仙翁說法之水族修士,個個以五體投地之大禮迎接濟佛師徒,童生見之不敢正受,連忙跑到濟佛身後避之。賓客分禮而坐,浩然仙翁命仙童端上茗品,請濟佛及童生品茗。)

仙翁曰:小仙浩然,歡迎濟佛暨南天直轄全真堂「通天全筆」童生明清,蒞臨本洞參訪著書勸世,實乃小仙之無上光榮也!

濟佛曰:浩然仙翁太客氣了,汝已位證金仙果位,不在無極天享清福,卻志願在南海水域渡化水族眾生,真是令人敬佩也!

仙翁曰:哪裡!哪裡!濟佛過獎,小仙愧不敢當。

童生曰:仙翁就是仙翁,不愧是證道金仙者,神態、舉止、容貌皆優雅,自在灑脫、仙風道骨令人稱羨,下生叩問仙翁成道之因緣為何?

仙翁曰:哈!哈!童生你之功果亦豐,將來亦是證道之高真,不瞞你說,我本乃鸞門修持證道者。我自領命下凡開堂闡教、扶持聖務,莫不盡心盡力,一切只為眾生著想,無有個人之私利、私念在。在生,扶鸞著書不斷,勸化無量無邊眾生,積此一生護持鸞堂,宏揚母娘教誨之功。歿後母娘親自接引,並頒賜「浩然仙翁」果位,位證無極,永脫六道輪迴之苦。

童生曰:真高興能在南海見到鸞門之前賢,有了仙翁之證道感言,我想大家不會再誤認或訛言鸞門是小學層次之錯誤知見也。那仙翁放棄無極天之享清福,反而倒駕慈航下南海水域度化水族眾生又是何因?

仙翁曰:吾雖證道脫離六道輪迴,本可享清福不問世事,母娘亦賜「玉石洞」之洞天福地為吾之仙洞,但吾不忍眾生之不信因果、造做諸般惡業而沈墮三途惡道,故向母娘請命下南海渡化水族眾生,獲得母娘之當面嘉勉,故而下凡常駐南海「玉石洞」中,廣為講經說法教導水族修士,使其亦能明悟修真之理,已渡化成千上萬墜入水族之修士修成正果矣!

濟佛曰:哈!哈!浩然仙翁堪稱鸞門之表率,在生盡心辦道渡眾,證果後又發心下南海廣渡水族眾生,實足為諸鸞門修子之楷模與表率也。當然浩然仙翁有一點謙虛未提,老衲在此補充之,即其在領命辦理鸞務之時,亦遇到相當大的魔考。在其堂務正興盛之時,亦遭受不少之誣蔑與詆毀,甚至堂內門生之信心動搖、家人之不幸辭世打擊以及事業危機之考驗,他皆能一一突破困境努力向前,故能終止於成也。好了,時候不早,回堂去吧!

童生曰:徒兒遵命!晚輩拜別仙翁,先向仙翁邀請,有機會一定要下來全真堂著書,飛鸞闡教喔!

仙翁:(笑笑)好的!吾會在適當之時機到貴堂去著書結緣的。

童生曰:謝謝仙翁!

(此時濟佛師徒拜別了仙翁,上了佛扇,佛扇以飛快之速向全真堂而回。)

濟佛曰:全真堂已到,童生元靈投體。可,吾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