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廿六回

濟公活佛 降

二○○六年十月十四日

歲次丙戌年八月廿三日

聖示:人食五穀病痛難免,加之現世食品加工業發達,各式各樣食品添加人工色素,其中多有致癌物質,以致各式各樣之致癌物質不斷,除宿世殺業之牽纏外,世人為求財利,不顧消費者身體之痛楚,各種不當之添加物不斷增加,以使劣品因巧飾而成上品,以圖魚目混珠,賺取不義之財也。老衲每見眾生因食物入口而致疾於身,每感痛心疾首,故不能不加以提出說明,以冀世人明而警醒,勿恣意妄為,否則「不義之財,不義來,不義去。」不但害了大眾,反倒也害了自己,真是害人害己也。但盼諸賢生及眾善信大德,能上體天心之仁德,凡事須秉良知、良能而為,庶幾不致惡果累積,否則惡貫滿盈,業懲到時悔之晚矣!

濟佛曰:傻生欸!遊歷著書去矣!

(此時濟佛口唸真言,童生元靈隨即被調離。)

童生曰:徒兒這廂有禮!(說著,說著,童生竟唱起平劇來。)

濟佛曰:為師看你今天精神很好,何因?

童生曰:恩師真厲害,什麼事都瞞不過恩師之法眼,真不愧是古佛。

濟佛曰:你少灌為師迷湯,你的表情、心思,為師豈有不知,你因今日有台南來的吳生碧慧、鄭生榮源夫妻及其家人朋友,一起來堂為善信義診而開心是吧!

童生曰:然也。因鄭生榮源宿具道根,其靈光清澈,行醫不計金錢報酬,一心一意只為病患身體著想,如此好醫德之醫師,在當世一般以追求名利、金錢的功利主義社會裡實屬難得,能有這樣善德大菩薩來堂,徒兒實屬雀躍不已也。

濟佛曰:鄭生榮源虔修天道,又能慈心濟度病患痛楚之身,不計任何代價,為師亦十分感心,有徒如此,夫復何求。吾囑咐鄭生榮源好好懸壺濟世,醫治眾生病苦,待爾功圓果滿之際,為師必親來接汝也,勉之。好了,時間不早,可邊走邊談好了。

(此時濟佛口唸真言,手中佛扇頓時變大,師徒二人上了佛扇,佛扇以飛快之速,向今日南海水域出發。)

童生曰:恩師啊!一般為醫者其一生仁心仁術,上天有何賞善之報?

濟佛曰:賢徒問得甚好,為師藉此機會說明之,以醒世之醫者有所警覺也。凡今世能為醫者,具是前世有修、有行大菩薩行,並發愿解除眾生之疾苦者,如此方有機投胎轉世成為醫師懸壺濟世,以救眾生假體之疾。若能不計厲害得失,專志虔心為病患解身疾之苦,則實乃無量無邊之功德也。積一生之功,一歿後有者可入南天天醫院,繼續與歷代名醫切磋醫技,二方面也可為天人解決其靈之病苦,在生醫人之肉體,歿後醫天人之靈體,繼續慈悲救世也。南天天醫院有分中醫、西醫二大部門,不管任何世界之醫者(含他方星球),只要存仁心存仁術,有心行醫王之菩薩行者,功圓果滿之際,無不升至南天天醫院位證真人、真君、天君果位,依其在世功德積累之多寡而定,但可確言者,乃皆能脫離六道輪迴也。

童生曰:恩師啊!那南屏山及天佛院亦必派有仙醫吧!

濟佛曰:然也。有些亡靈剛入天佛院,因剛往生沒多久,其靈尚執著在世肉身之病苦、病痛,故一直無法安穩好好修行,仍為病痛所苦。故南天天醫院亦派有仙醫駐在天佛院及南屏山,為初證果之大仙們醫治靈體。待時日一久,其靈已全然了知假體已除,法性自在無礙之際,方才停止其醫治靈體的動作。

童生曰:真是奇聞,只知肉體會生病,不曉人死,靈還執著假體之病痛,連剛證道之大仙尚且如此,故知要真正「看破」、「放下」,還真的很難啊!

濟佛曰:然也,然也。故世之人有者修了上百世,尚在人間沉淪多有人在,只因「看不破」、「放不下」耳。

童生曰:那一些無醫德者,上天如何懲治?濟佛曰:有好就有壞,有好醫師當然亦有不肖之醫者。其心迷於物慾,有錢看生,無錢看死,草菅人命,無法以病患之痛楚存心,一心只向「錢」看。故其有枉送人命,誤診或隨便看病,態度不專者,因而使人病情惡化、加重,乃至一命嗚呼者,其過乃大,都會下油炸、挖心……等獄受苦刑,以懲其惡,受懲滿刑,再轉世為水族或畜道。今日訪遊之對象即與此有關,徒兒且拭目以待。

(說著說著,佛扇已快速飛至南海水域,佛扇噗嗤一聲已沒入海中,海水一片清澈,雖因天色之關,但潔白之海水碧波萬頃映入眼簾,直教人心曠神怡。濟佛師徒乘著佛扇一路穿過海底火山,見餘火尚在噴著火燄,童生嚇得東躲西藏,深怕被火噴著,笑得濟佛合不攏嘴,直覺好笑。童生之元靈本為呂仙祖之道童「漾貞」轉世,故其性天真無邪。佛扇經過海底火山之後,來到一海底大盆地,此盆地長滿各種海生植物,五彩繽紛美不勝收,童生一面欣賞眼前景色,竟然陶然忘我。只見佛扇停了下來,師徒二人下了佛扇,童生還不斷欣賞眼前美麗之景緻,不料一轉眼,濟佛與佛扇都不見了,只留童生一人在海底。童生頓覺眼前景緻不再美好,急得極目四望尋找濟佛之蹤影,但怎麼找就是找不著,急得哭了出來。)

童生曰:嗚!嗚!恩師真狠,怎麼丟下我一個人不管?完了!完了!這下慘了,怎麼回去?真是叫天不應,叫地不靈,怎麼辦?

(正當童生苦無離脫之計時,前面一道金光由弱漸強,漸漸強到連童生都睜不開眼,故而將眼閉起,及至睜開已見一相貌慈祥和藹之外國人站在童生跟前,向其微笑。)

童生曰:請問這位仙翁,您是誰?看起來像外國人,但身上卻發著強光,想必您定是外國人而證果的吧!

仙翁曰:然也,我乃史懷哲是也!童生曰:史懷哲?您難不成就是那位放棄高薪、放棄享樂,一心為救治病患而深入非洲大陸行醫之史懷哲醫師吧!

仙翁曰:然也。我在世只是一名普通醫師,只因對病患有一份悲天憫人之心,故放棄在家鄉行醫之高薪報酬而深入非洲大陸,救人無數,最後往生時眼見一片金光,本以為是耶穌基督來接我,原來是南天天醫院之院尊華陀仙翁來接我,至南天天醫院證果,繼續為天人及六道眾生醫治病體、靈體。

童生曰:咦?那仙翁怎會在此海底出現呢?

仙翁曰:哈!哈!濟佛為引我出現,故意將你丟在此地不管,祂算準我會從此經過,故丟下你不管,其因在此。

童生曰:那您還沒說出在此海底盆地出現之因由?

仙翁曰:我乃為尋找並勸化昔日之友而下南海,我有一好友因個人理念之不同,他選擇在歐陸行醫。初時尚能以救疾救苦存心,但久而久之則財利迷心,漸忘了醫道存心,常以金錢之有無做為醫治與否之依據,故延誤甚多之病情,害人枉送性命。又因其瞋心甚重,每見同業生意好即惡意中傷,令人倒閉關門或損人名節以此為樂,一生積過不少。歿後墜入海蛇身,身軀龐大,整日泡在海中,身受脫皮及水壓之苦,常有被其他水族攻擊、吃食之虞。故而當我去看他時,他不敢看我,一直逃一直逃,直到他精疲力竭休息之際,見我又在他跟前,方才知證果之好處,又想其今生之醜樣(其生前為一大帥哥,常有美女之追求。),兩眼之淚
直流,悔之晚矣!聽其言,須滿人間萬年方得出苦,痛楚不已。

童生曰:唉!真可憐,一念之善惡,所得之果報竟有天壤之別,真叫人為其感嘆不已。

(此時突然傳來濟佛之笑聲。)

濟佛曰:哈!哈!世人見此鸞訓有何觀感?雖是西洋人習西醫之術,只要仁德存心,累一生之功果必得證果也,反之則墜入六道輪迴,求出苦之無期也。好了,今夜多謝仙翁之受訪,時候已不早,回去吧!

(此時濟佛師徒拜別史仙翁,駕起佛扇向全真堂而回。)

濟佛曰:全真堂已到,童生元靈投體。可,吾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