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廿五回

濟公活佛 降

二○○六年十月七日

歲次丙戌年八月十六日

聖示:世人不念結縭、結髮之情誼,憶昔婚前百般甜言蜜語,而婚後卻判若二人,不但為小事常起口角,如此倒還好,甚有莽撞之夫,動則飽以老拳或予凌虐,手段凶狠真如禽獸。老衲見凡塵家庭暴力有增無減,且為夫者常因喜新厭舊,或因太太無法傳承子嗣之由而欺凌、凌虐其妻,手段狠毒令人髮指,造罪、造業之重也。若不知及時猛醒回頭,則待惡貫滿盈之時,必受惡報也,勉改行之。

濟佛曰:傻生欸!遊歷著書去矣!

(此時濟佛口唸真言,童生元靈隨即被調離。)

童生曰:徒兒在此向活佛師尊叩請聖安!

濟佛曰:賢生免禮,可出發邊走邊談好了。

(此時濟佛口唸真言,手中佛扇頓時變大,師徒二人上了佛扇,佛扇以飛快之速,向南海水域飛去。)

童生曰:方才聽恩師之言,生亦有同感,世人相愛時,什麼「山盟海誓」、「水枯石爛」、「非妾莫娶」、「非卿不嫁」……之話語都說得出口,但婚後卻迥然變了樣,昔時良人今時卻成大壞蛋、大惡狼,故徒兒有感所謂「愛死妳」及「愛妳死」,根本就是眾生之分別、執著、妄想之心過重所使然也。

濟佛曰:然也。既然婚前愛得死去活來,怎會婚後變了調呢?除了宿世業力之牽纏外,個人執著「我所」之念過重亦是主因。因世之人結婚後,將另一半當做你所擁有之「物」,故而稍有不從,非打即罵,甚至慘無人道之對待,中、外皆有且行徑怪異、變態、凶殘。今日欲遊之地乃此輩眾生造罪造業輪轉之所,希能藉案例以警惕眾生,勿謂無鬼神而恣意妄為,須知不是不報乃時辰未到也,到必有報。

童生曰:那女孩子擇夫婿當注意何事項,以免遇人不淑?叩求恩師開示!

濟佛曰:善哉問!善哉問!吾徒能悲憫他人之苦命而叩問於為師,為師豈有不開示之理?茲開示如下,望世之未婚女性於婚前,當謹慎選擇終身伴侶,勿因一時情愛沖昏了頭,以致淪入萬劫不復之境地也。

一、觀其人之下眼瞼,眼袋大且厚者多半有暴力傾向,當避之為要。

二、擇偶不嫌對方貧窮,只要其能秉性忠厚、待人謙和,並能努力上進,無不良嗜好,即是好伴侶也。

三、若能找與自己心性、興趣、意念相投者更佳,如此可少磨擦也。

四、勿急於成為夫妻,當私底下多觀察其平日之言行舉止,是否有異常之處,以免被其外表所欺矇也。

五、凡是能做為夫妻者,當秉持互忍、互信、互助、互愛、互諒之原則,如若彼此不能做到上述各點,則不結合為佳也。

六、彼此身分、地位不要相距太大,以免夫家瞧不起而受人輕視辱罵也。

七、彼此相愛之基礎,非為物慾之享受,乃為解渡眾生、服務大眾、共組神仙家庭為原則。夫妻同修互相砥礪共勉,則免暴力、虐妻之事端也。

童生曰:感恩恩師之開示,徒兒相信只要未婚男、女皆能聽恩師之言,世間定無此婚姻暴力之產生也。

(就在濟佛師徒談論間,佛扇已然飛臨今日造訪之南海水域,噗嗤一聲,佛扇已沒入水中,直往南海水晶宮而來。在到達水晶宮後,已見南海龍王敖欽已率蝦兵蟹將,及諸海族文武大臣立於龍宮階前,恭迎濟佛師徒。)

龍王曰:小龍在此率全體水族在此恭迎濟佛佛駕,並歡迎南天直轄全真堂正鸞生童生明清奉母娘懿旨及昊天玉詔靈遊著書,小龍已令南海上下水族各執事,若濟佛師徒欲著書訪遊,當竭力協助不得有誤,違令者斬。

濟佛曰:感謝南海龍王之鼎力協助,今日想訪遊因家暴、虐妻、殺妻之惡行而淪入水族者,望龍王帶領此類水族前來述說因由,以警世人,不知可否?

龍王曰:甚善!甚善!小龍命黿將軍前往帶領之,請濟佛稍候。

(此時黿將軍奉龍王之旨令,前往一處岩洞中捕捉四隻長相相當奇怪之魚類,牠們好像羞於見人般遮遮掩掩、躲躲藏藏,好不容易黿將軍方才將其帶至龍王及濟佛面前,令其述說墜入水族之因由。)

四不像甲曰:我乃美國人,因懷疑妻子有外遇,遂將其以鐵錘重擊頭部而亡,又將其頭顱割下並將四肢肢解,將其身上之肉切成一片片放在冰箱,每日烹煮來吃,以洩我心頭之恨,但不幸仍被警方查獲,以殺人罪判處極刑,以昭炯戒。

四不像乙曰:我乃大陸人士,因妻多年不孕,遂以各種方式鞭打凌虐,更甚者將其私處以針線縫合,並將其打至半死丟到垃圾桶中,但被一拾荒老婦發現報公安處理,我亦被槍決身亡。

四不像丙曰:我是一富商,因妻早亡,遂至歡場買醉,見一紅牌酒女甚美,遂將其贖身娶回家。但我猜疑心甚重,每見妻子從外回家,常會當著眾人面,手伸入其下體,摸看有無精液之反應。並常在酒醉以後,以其紅杏出牆為由,打得她鼻青臉腫。後令其吞廁所擦過大便之衛生紙,其不從,便一刀將其頸動脈割斷,讓其流血痛苦而亡,此事終難掩警方之偵查及良心之苛責,遂被判槍決,結束罪惡之一生。

四不像丁曰:我亦同前者,懷疑妻不貞,遂在妻子全身各處,刺上不堪入目之污穢字眼,並拿棒子毆打其全身,令其全身到處青一塊、紫一塊,以凌虐妻子為樂。但在一次開車拋錨停於路旁等待救援之時,突被一輛從後急駛來之大貨車撞個正著,身軀被撞得四分五裂、身首異處,結束我罪惡之一生。

四不像齊聲曰:我等歿後被冥王叛入各殿、各獄中受盡苦刑,其痛苦千萬倍於我們加諸於另一半之痛苦,並被冥王訓斥謂:「不念結髮夫妻之情義,恣意凌虐,殺害枕邊人,已失人性,當永生永世淪落水族,面貌猙獰恐怖,永世不復為人身,並生性怯弱、多疑,躲在洞裏不敢出來。」因我們肉質甜美,一出洞就會被其它魚類攻擊、吃食,整日躲在伸手不見五指之黑暗洞穴中,戰戰兢兢一時一刻不得安寧,心中常浮起前世殘酷殺妻之景象,及被亡妻怨靈索命之恐怖景象,真是痛苦不已,悔不當初,望濟佛及善生救救我們。

濟佛曰:咎由自取,老衲救不了你們,好好懺悔並接受業報之嚴懲吧!好了,時候已不早,徒兒回堂去吧!

(此時濟佛師徒拜別龍王,上了佛扇,佛扇以飛快之速向全真堂而回。)

濟佛曰:全真堂已到,童生元靈投體。可,吾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