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廿四回

濟公活佛 降

二○○六年九月三十日

歲次丙戌年八月初九日

聖示:人心之念,易受己妄念之偏執影響而造罪、造業也,常妒嫉他人之才、他人之能,不思見賢思齊,反倒妄言、讒語以毀謗之,實乃口業之重也。眾生勿以為殺人放火才是造業,口、意二業之業比身業有過之而無不及,尤其對認真辦道之修行者之攻擊,罪加一等也。老衲望世之人能謹言慎行,勿等一口氣斷時,面見冥王方知悔時已晚矣!

濟佛曰:哈!哈!今日濟世提早結束,明日堂上諸賢生即將出遊,老衲也會隨之同往。為讓諸賢生提早休息,故亦提早著書也。傻徒兒欸!隨為師遊歷著書去也。

  (此時濟佛口唸真言,童生元靈隨即被調出。)

童生曰:徒兒在此向活佛師尊叩請聖安!今天早上一大早五點三十分就起床,前往台中市立殯儀館送小舅舅最後一程,一直到下午二點三十分才返回新竹,就趕來堂帶領堂務事情,雙眼未曾閉過,但精神卻很好,不知何因?

濟佛曰:此乃汝行陰德,汝小舅亡靈感恩及念佛精進,西方教主阿彌陀佛佛力加持、加被之故也。

童生曰:怪不得揮鸞速度愈來愈快,乃與此有關,真是感恩西方教主阿彌陀佛之慈悲加靈也。但徒兒對小舅只是做為人姪應做之事,無何陰德可言。

濟佛曰:賢徒為善不欲人知,方是真陰德也。汝能顧及汝小舅之無妻無子,無人支付喪葬費,一肩扛下,讓汝小舅之亡靈心中銘感五內也,有此心孝之念,上天以陰德註記孝德一件也。

童生曰:真的沒什麼。小時小舅待我很好又很疼我,只可惜他未娶,故無人送葬及處理後事,幸賴二舅念兄弟之情妥為處理善後,但二舅及諸位阿姨年事已高,都沒在賺錢,徒兒平日省吃儉用就是為了助人,他人都在幫了,哪有自己之舅舅不幫之理?故而將喪葬費全攬,以助小舅能無憾清淨歸冥,只此一念耳!濟佛曰:哈!哈!修行,修行,重在一個「行」字,說得再多,做不到亦枉然,吾徒能身體力行做眾生之榜樣,乃為師最感欣慰者也,繼續努力勤積善德普渡蒼生,等功德圓滿之時,為師自來接汝回南屏山也。

童生曰:叩謝恩師!徒兒會更努力去做。

濟佛曰:好了!吾師徒倆快上佛扇遊歷著書去也。

童生曰:徒兒遵命!一切但憑恩師安排。

(此時濟佛口唸真言,手中佛扇頓時變大,師徒二人上了佛扇,佛扇以飛快之速,向南海水域飛去。)

童生曰:恩師啊!這禮拜三與洪媽媽、陳媽媽及李師兄,一起到竹南弔唁王金通師兄,途中在竹南曬漁網之旁發生爆胎,右後輪整個爆掉,徒兒自開車以來,第一次遇到爆胎,幸虧已下高速公路,否則後果不堪設想,恐有翻車之虞。

濟佛曰:哈!哈!此乃法主聖君恩主及為師施法以救援之,否則必然翻車也。

童生曰:真是感恩恩師及法主聖君恩師之護佑,讓生等逃過一劫,真是感恩!濟佛曰:何謝之有?汝等四人心念眾生,處處為人著想,此功足以消業,故可脫過此劫也。

童生曰:原來如此,原來心念善就可獲福無量,真是不可思議!

濟佛曰:然也。這也是為師在開頭所言,以警眾生之事也。眾生口中言修,但心念上卻常念怨不休,以為神不知鬼不覺,實乃錯謬也。大凡世人一起心一動念,天地鬼神均已覺知而降禍或賜福,故心念應常起感恩之念,勿生毀謗之心,否則業罪重也。

童生曰:週三徒兒在改作業簿時,見恩師催促,故與洪媽媽、陳媽媽及李師兄提早上路。徒兒見王媽媽因王金通師兄之過世而傷心不已,特將恩師交付之語當面告知王媽媽及王彩鳳師姐,因她們虔修天道及為王師兄造諸善功德,已使王師兄被活佛師尊帶至天佛院修行,且當王師兄遺體經一星期後,仍身軟如眠即可獲得印證,當下王媽媽轉悲為喜,王金通師兄之亡靈亦因其母之停止悲傷而不墮地獄受苦,而能好好在天佛院安心修行,我們此行達成任務,讓陰、陽雙方皆能獲得心中之安慰,感到無比之喜悅也。

濟佛曰:然也。老衲勸世間勤修天道者,只須努力去做,自可在臨命時,得為師之接引回天也。

(就在濟佛師徒談論間,佛扇已飛臨南海上空,突見海面上有甚多亡魂在海中載浮載沉,其數甚多,好似南海大海嘯受難而死亡之亡靈,濟佛令佛扇下降至接近海面之處,讓童生可更清楚看見整個海面之景象。)

童生曰:恩師啊!看了真令人不忍卒睹,密密麻麻都是亡靈,到底他們造了何業而罹此劫難?可否請恩師開示以悟眾生?

濟佛曰:此乃殺業之造所累積者也,眾生為飽口腹之慾而殘殺生靈,手段之殘忍令人髮指,至上干天怒,而有此重大之災劫也。

童生曰:那應如何避免此世紀之大浩劫再次發生呢?

濟佛曰:亦唯有戒殺、放生乙途耳。

童生曰:上天有好生之德,但眾生卻逆天行事,難怪遭此凶劫,看來生等當更加努力弘揚戒殺、放生之美德及利益,普勸眾生吃素及多買物放生,庶幾才可挽回此世紀浩劫吧!

濟佛曰:然也。

童生曰:那在海面上之眾多亡魂該如何超度他們離苦得樂呢?

濟佛曰:可在舉行三天梁皇法會時,設立「南海大海嘯亡靈」之牌位,承藉幽冥教主地藏王菩薩及西方教主阿彌陀佛慈悲之力,予以拔度之可也。

童生曰:感謝恩師之開示,徒兒一定會照辦的,希望能早日度他們出苦是盼。

濟佛曰:時候不早,回去吧!

童生曰:徒兒遵命!

(此時師徒二人上了佛扇,佛扇以飛快之速向全真堂而回。)

濟佛曰:全真堂已到,童生元靈投體。可,吾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