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廿一回

濟公活佛 降

二○○六年九月二日

歲次丙戌年閏七月初十日

聖示:人世間以德為尊,以德為貴,俗云:「道高龍虎伏,德重鬼神欽。」可見天地之鬼神莫不敬重、擁護道德高超之人,隨時身旁有護法在旁,不受任何邪靈之干擾與侵襲,夜夢吉祥,諸事順遂,業罪消除,家庭祥和,子女聽話乖巧,子孫之事業功名無比順遂,本人亦得享健康、長壽之福報,此皆有賴「德」之積與立也。諸生試看古聖先賢,莫不是因「德」貫古今而受萬世敬重乎!知此,則應立志做個有德之君子,永受千秋後世之人所崇敬與尊仰也,勉之。

濟佛曰:傻徒兒欸!遊歷著書去矣!

(此時濟佛口唸真言,童生元靈隨即被調出。)

童生曰:徒兒在此向恩師叩請聖安!天色已暗,雖然秋天已到,但卻是異常炎熱,幸好恩師的寶貝樣樣都如有冷氣般之涼爽,故靈遊時倒不覺得悶熱,還真清爽無比。恩師啊!今夜意欲何往?又坐何寶物出遊?

濟佛曰:那當然,不然怎稱得上是佛門至寶呢?今夜欲遊南海,交通工具則馬上可知曉。
(只見濟佛從袖中拿出一張紙老虎,放在地上,只數三下,唸個變身咒,頓時紙老虎膨脹百倍,雙脅有翅,足下踏雲,威嚴中又帶祥和之氣,似乎通曉人性,見了濟佛立刻趴下來,讓濟佛與童生二人上了虎背,童生怕摔出去,雙手拉著飛虎之雙耳,一付洋洋得意狀,隨濟佛出發,開始今夜之南海之遊。)

童生曰:恩師啊!人間處處是道,只要能悟,自能有得,哪怕是再小之事,都能讓我們得悟真諦。

濟佛曰:然也。道貴在能行、能悟,講得再多,說得再好,做不到,一切皆罔然。

童生曰:恩師所言即是,即使是一個平凡之人,雖書讀得不多,但他卻能悟、能行,終生踐履,則此功此德得證道果必然無疑。

濟佛曰:賢徒所言即是,老衲每見世人說得頭頭是道,背地裡之行止卻大反其道而行,如此雖歷數劫,仍舊無法出脫六道輪迴。

童生曰:恩師啊!那世人應如何剔除此一「光說不練」之惡習,起身「身口一致、言行如一」呢?

濟佛曰:善哉問!善哉問!賢徒能針對時修之弊,提而針砭之,甚善!甚善!為師為世人說法,以點迷懵。但凡一事之行之舉,應求先做再言,則可避免言過其詞,己身不逮而說之缺也。如能守信篤敬,對任何之事皆能身、口如一,則何患道業之難成就?「多做少說」則眾生之修行障礙,方可去除。所謂:「知難行易。」即是知其理甚深難信、難懂,難信解受持,但做卻是「輕而易舉」,可見眾生修行缺乏踏實之工夫,以致流於形式,可惜也。

童生曰:感謝恩師之開示,徒兒代眾生謝過恩師,從今而後「多做少說」、「先做再說」、「守信篤敬」、「身體力行」,當成為修行者之破障礙之法寶,再也不會茫茫然而毫無方向,心中空虛而不踏實,能以更寬廣之心懷,體恤眾生之苦而努力修持大道,正己化人,則成證道果指日不遠也。

(就在濟佛師徒談論間,飛虎已振翅來到南海所屬水域印度洋海面,夜晚之海水景致特佳,師徒二人遊興正佳,不覺來到普陀落迦山之小島上,見處處瑞靄片片,整個普陀落迦山充滿一股檀香之清香,到處充滿念佛之法音,不絕如縷,一時倒讓童生產生錯覺,以為到了觀世音菩薩之道場般,正看傻了眼之時,濟佛手中佛扇猛然往童生頭上一敲,童生方才醒了過來。)

童生曰:恩師啊!我們不是在地球上嗎?又沒有出離大氣層,怎麼會來到普陀落迦山南海古佛觀世音菩薩的道場來了呢?真令人費疑猜?

濟佛曰:哈!哈!傻生就是傻生,仙佛乃無處不在,須知地球乃凡聖同居土,很多證道之仙佛仍然跟我們住在一起,只是我們不曉得罷了,南海古佛觀世音菩薩的道場,在西天佛國沒錯,在地球之印度洋上之小島也沒錯,錯是錯在你的心起了分別、執著、妄想罷了!

童生曰:恩師啊!您老愈說,徒兒愈糊塗了,怎麼說呢?

濟佛曰:人心之所以無法超脫六道輪迴,乃因此「妄想」、「分別」、「執著」之心障礙住了,如能一心清淨不染著,則西方即在當下,當下即是西方。

童生曰:恩師乃是佛門高僧,羅漢轉世,現又已證佛,悟性極高,難以管窺蠡測,可是徒兒只是一介凡夫俗子,又如何能了解透徹呢?還望恩師明言細說,以悟徒兒及眾生吧!

濟佛曰:哈!哈!徒兒已知其意,只是客氣不好提說,為師讓你試解其意,如不對,為師再糾舉其謬可也。

童生曰:如果說得不好,恩師可別笑我哦!

濟佛曰:不會的,但說無妨!

童生曰:如我解佛(濟公活佛)所說義,色即是空,空即是色,有即是無,無即是有,空有屬一而不是二,不執有,也不執無,有、無皆放,連放之念都放掉,即是也。

濟佛曰:妙哉!妙哉!舉一隅而能以三隅反,賢哉吾徒也,不愧隨為師靈遊三界,上山下海,長期薰修之下,你亦能證此空有為之「二辨證唯一」法則,不愧是為師之好徒兒。那好,既已解析,那我師徒倆就下了飛虎,朝禮南海古佛觀世音菩薩去矣!

(此時師徒二人下了飛虎,逕向普陀落迦山林中深處走去,猛然間只見守山大神黑熊精張開雙斧,大聲喝斥攔住去路,童生嚇了一跳,以為黑熊出現要吃人,急忙跑到濟佛身後躲了起來,嚇得直打哆嗦。)

黑熊曰:何方妖孽?竟敢私闖普陀聖地,該當何罪?

濟佛曰:守山大神可認得老衲?黑熊曰:哦?原來是濟佛大駕光臨,小神有眼無珠,驚擾佛駕,望佛赦罪。

濟佛曰:不知者無罪,你快起來吧!倒是我這位膽小的徒兒已被你嚇傻了。

(濟佛眼睛往後乜斜,瞧了一瞧童生,只見是真的嚇得說不出話來,見濟佛喊了一聲:「沒事!」他才走出來面對守山大神。)

童生曰:阿娘欸!您哪裡不出現,突然現身,又高又大,血盆大口,活像吃人模樣,誰不嚇傻、嚇呆,又敢問大神,您在此做啥?

黑熊曰:回善生的話,你看我面貌很難看,又很凶惡,其實我的心很溫柔,很慈悲。

童生曰:那豈不像一首歌曲所言:「我很醜,可是我很溫柔……。」(說著說著,童生竟唱起歌來了。)

黑熊曰:哈!哈!是如此沒錯,不像世人貌美而心惡毒,為了錢,為了名,為了利,無所不用其極,什麼壞事都幹得出來。

童生曰:哦?對了!您還沒說為什麼會在此呢?黑熊曰:我不是一隻普通黑熊,因吸收了日精月華,修煉千年遂能變化人形,變化成精,常在山中吃食過往之商旅樵夫,命喪我口下之人不計其數。就在有一次南海古佛觀世音菩薩雲遊經過時,將我收伏,本欲將我送往斬妖臺斬首,以免危害世人,幸吾苦苦哀求,方才饒我不死,戴罪立功,命吾守在普陀落迦山上,守護這片土地,不得讓任何邪魔妖怪進入,還封我為守山大神,我已修成正果,不再是妖精的身分了。

童生曰:真是奇聞,黑熊也能修成正果,那身為萬物之靈的人們豈不汗顏?眾生啊!眾生,該向黑熊大哥學學才是。

濟佛曰:哈!哈!連畜牲都曉修行,人類豈不更該行修,以脫逃六道輪迴乎?時候不早,回去吧!

(此時濟佛師徒告別守山大神,上了飛虎,飛虎以飛快之速向全真堂而回。)

濟佛曰:全真堂已到,童生魂魄投體。可,吾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