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十回

濟公活佛 降

二○○六年八月廿六日

歲次丙戌年閏七月初三日

聖示:世人總為情字想不開,穿紅衣、紅褲,雙手、雙腳綁紅線相約燒炭自殺,何其愚且魯也,試問此舉之意義何在?只是突顯目前男女交友之無知與衝動,只為肉慾之需,不管精神理念是否契合,等身亡之後,發覺並無法如願相守在一起,悔之晚矣!

又有手段更激烈凶殘者,愛不到對方,便欲將對方置於死地而後方稱心如意,以致造成多少情殺,多人傷亡,此皆是世之曠男、怨女因愛之「癡」而造成之怨結,生生世世永受因果怨結之牽纏,求出苦而無期也。故老衲勸世之年輕男女,正確交友之道乃是發乎情而止乎禮,以理念之相近、契合而永結連理,而非貪圖肉慾或只為佔有對方,而不惜使用激烈之手段,造成生命之傷亡。老衲每於雲遊寰宇之時,見此情況愈來愈嚴重,不得不提出以警世人,望齊勉之。

濟佛曰:傻徒兒欸!遊歷著書去矣!

(此時濟佛口唸真言,童生元靈隨即被調出。)

童生曰:徒兒在此向濟公活佛恩師叩請聖安!真是抱歉,近幾次鸞期皆因故無法正常著書,徒兒見恩師早已來堂,卻是空勞聖駕奔波聖凡之間,徒兒心中甚感愧疚。

濟佛曰:賢徒不必自責,為師知爾為了濟世甚為勞累,長達三個多小時,又要解答善信之問題,故而時間拖長無法正常著書,為師可諒解也,不用自責,可邊走邊談好了。

(此時濟佛口唸真言,猛然的空中出現一條飛毯,其四周普放光明,令人眼睛無法直視,濟佛師徒上了飛毯,飛毯以飛快之速,向今日之參訪地出發。)

童生曰:真炫!真酷!坐飛毯出遊,我這還是「大姑娘上花轎」,頭一遭呢!感覺自己好像阿拉丁一般,遨遊天空,自由自在,無拘無束,真是身心舒暢無比。恩師啊!看徒兒來個倒栽蔥,師父您看!這姿勢多帥啊!

濟佛曰:好了!好了!不要鬧了,都這麼大了,還這麼童心未泯,小心掉下去粉身碎骨,我可不管。

童生曰:恩師別嚇唬徒兒,的確很刺激很好玩,您老要不要也玩上一玩?

濟佛曰:呔!你這劣徒,怎就不聽勸,待為師教訓教訓你一番。

(此時濟佛令飛毯來個三六○度大翻轉,童生差點掉了出去,嚇得直打哆嗦,一直求饒。)

童生曰:不敢了!不敢了!恩師別再旋轉了,徒兒快受不了了!好嘛!乖乖坐就乖乖坐,人家只是一時好奇、好玩罷了,何必生氣?

濟佛曰:為師非生氣,只是讓你知道,別得意忘形罷了。

童生曰:謝謝恩師之教誨,徒兒謹遵教誨。喔!對了!恩師方才所言之情殺事件,徒兒近來迭有所聞,尤其受港片之影響,很多人選擇穿紅衣、紅褲、紅襪、紅鞋,手腳綁著紅絲線,相約一起殉情。有者燒炭,有者吞食安眠藥,有者割腕,有者跳海,有者上吊,有者投河……,各種千奇百怪之自殺方式都有。徒兒叩問恩師,這樣之痴情男女,死後真能相守在一起嗎?

濟佛曰:這個問題問得好,這只是世人之痴心妄想罷了。不管你(妳)穿何種顏色的衣服,手腳綁上什麼絲線,一旦三寸氣斷(指不當之自殺,非正常之壽終正寢。)則分別被關在枉死城之男、女監舍中隔離,無法相守在一起也。且每日早晚再被鬼差押赴死亡地點再死一次,可謂痛苦不堪,死不如生,世之曠男怨女至此知悔已經來不及了。

童生曰:聽恩師這麼一講,世人當及早醒悟,勿再痴心妄想,以為在陽世沒辦法結合,那透過穿紅色系列服裝、鞋、襪及綁紅線之方式,以企求冥間結成連理,依徒兒看,真是愚痴之至。望世人閱此善文之後,能改變錯誤之想法與觀念,應正當與雙方親人溝通,取得他們之祝福才對啊!

濟佛曰:然也。

童生曰:又人死後,為何有人遺體被解剖,還會有覺得痛或怨恨對方的感覺?那如此說來,若三寸氣斷了之後,是否不宜做器官捐贈,以免亡者生瞋恨之念,而墮於三惡道中?

濟佛曰:問得好!賢徒能針對社會常見之現象提出來問之,甚善!甚善!為師簡釋如下:大凡世之人以「身」為我,認為這個臭皮囊就是我,故死了以後,在肉身未被火化之前,尚執著此肉身不放,當有醫師在摘取你(妳)身上之器官,或做大體解剖時,會心懷怨恨,此時甚至會將怒氣出在醫師身上。故身為醫師者在摘取剛斷氣亡者之身上器官時,應善言善語開示人身乃四大假合(即水、火、風、土),因緣和合而生,亦因緣結束而滅,肉體已毀,不須再執著、留戀,應看破、放下,再去投胎轉世,方是正道也。

童生曰:那有些人因自殺,如割腕,香消玉殞,大體提供做醫學院學生大體解剖之用,是否講師於上課前,亦須持香向死者開示,以免亡者心生瞋恨,而報復於他。

濟佛曰:然也。這樣是最好,可讓亡者「醒悟」假體已毀,真靈應看破、放下一切貪、瞋、痴、慢,再去投胎轉世,將來得轉人身努力修道,脫離六道輪迴方是正途也。

(就在濟佛師徒談論間,飛毯已噗嗤一聲沒入西海水域之中,來到怪石嶙峋,櫛比鱗次,且陰森恐怖之處。在黑暗中,有一雙雙一對對亮晶晶之眼睛,一直看著濟佛師徒乘坐之佛光閃耀飛毯,眾怪皆躲了起來不敢見人。此時飛毯停在一塊大石頭上,師徒二人下了飛毯,童生緊緊跟著濟佛,生怕一個不小心,被躲在黑暗中的鬼怪吃掉。)

童生曰:恩師啊!今年是雙鬼月,您老別的地方不去,卻偏偏帶徒兒來這陰森之地,那怪石後面不知躲著什麼怪物?亂嚇人的。

濟佛曰:首先,老衲先澄清一點,鬼月又稱教孝月,只有一個月耳。閏七月非鬼月,且地府之善魂來到人間放假只有一個月,就要返回地府報到,不可能在人間徘徊那麼久,且世人對鬼月諸多禁忌,是不必要的,只要篤敬、存誠,以鮮花、素果祭拜之則可。切記言語要小心,不要有譏笑或譏譭好兄弟之舉,以免惹禍上身,切記!切記!賢徒勿驚嚇,為師帶爾來此,乃是與今日著書談論之情殺或殉情關之,你看那怪石後面一雙雙一對對瞪得大大亮亮的眼睛,那是今夜我們著書參訪之對象,待為師調出躲在怪石後之怪魚,汝自可分曉也。

(此時濟佛口唸真言,突然有一男一女之魚魂被調出,涕淚悲泣,跪在濟佛與童生面前,悲傷不已。)

男魚魂曰:嗚!嗚!濟佛及這位善生救救我倆。

童生曰:這位小哥,看你年紀尚輕,怎會投生在此黑暗不見天日之處,且東躲西藏,似乎見不得人一般?又你旁邊這位女生亦同啜泣,見你倆依偎在一起,知你未投魚身之前,定是一對戀人,但為何淪落至此呢?可否說說以警世人,勿重蹈你倆之覆轍,好嗎?

男魚魂曰:好的!先容許我姑隱姓名,因家人尚在陽世,若見名恐讓親人臉上無光也。

濟佛曰:可!你說吧!男魚魂曰:我本一富家子,即一般人所言含著金湯匙來轉世。從小父母疼愛有加,愛什麼就有什麼,無不順從,故養成我予取予求,貪、瞋、痴、慢,種種壞習無不沾染,像飆車、吸毒啦!皆是常事。因有一次在PUB內結識一位身世可憐之風塵女子,即我身邊這位女孩,因其父生病,無錢繳醫藥費,故而下海賺皮肉錢,以助老父能早日脫離病痛。我與她相見真是一見鍾情,不久兩人即陷入熱戀當中無法自拔,遂向雙親提及此事,欲娶此女過門為妻。孰知雙親聞言大怒,因我父乃某有名建設公司之董事長,我母乃總經理,家境富裕,門第很高,怎肯讓此風塵女入我家門,壞我門風,故而嚴詞拒絕。我與父母為此大吵大鬧一番,負氣開著BMW之轎車離家出走,與此女二人約定「不能同年同月同時生,但願同年同月同時死」。又見港片之男女穿紅衣、褲、襪及鞋子,死後及來生能永遠在一起,故而一起穿好紅色服裝,手腳各綁條紅絲線,在車內燒炭自殺。

本想就算家人反對,但從今以後我與她可永不分離,孰知事實不然,我倆死後被牛頭馬面押至枉死城中,關至陽壽滿時,被冥王判投生於水族類。因我倆太「痴」,痴則轉生畜生道,整日在暗處,心中常驚惶,生怕有其他魚類來拆散或吃食我倆,終日害怕、躲藏,雖圓滿生生世世永不分離之誓言,但你看我這四不像之醜怪模樣,與我在生時之英俊瀟灑,簡直判若兩樣,如今想起來真是懊悔不已,盼世之人勿重蹈我倆之覆轍為要,嗚……嗚……嗚……。

童生曰:小魚弟弟不要哭,我想你既說出你之因緣,相信藉此之功你倆不久應可再得轉人身,雖較貧賤,但望你倆能好好做人,勿再痴迷好好修行,解脫六道輪迴吧!

男魚魂曰:會的,謝謝善生你的鼓勵之言,也謝謝濟公活佛慈悲,給我這個機會,謝謝!

濟佛曰:哈!哈!能醒悟就好,你倆之案例可茲勸世,功德無量也。可,今夜時間已晚,回堂去吧!

(此時濟佛口唸真言,送回二位魚靈投體,師徒二人上了飛毯,飛毯以飛快之速向全真堂而回。)

濟佛曰:全真堂已到,童生元靈投體。可,吾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