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九回

濟公活佛 降

二○○六年八月五日

歲次丙戌年七月十二日

聖示:「人之將死,其言也善。」人往往要到臨死的時候,才會認真徹底、反省檢討其一生中之所做所為,是否合乎中道、合乎義理,但也是在此時悔之晚矣!因業已造成,果無法逃避,只能隨順自己所造做之惡業,墮入三惡道中(地獄道、惡鬼道、畜牲道)受苦,甚而求出苦而無期也,豈不哀哉!世人須知,貪則入地獄道受苦,嗔則入惡鬼道受苦,癡則入畜牲道受苦,傲慢則入修羅道受苦,可不猛醒乎?老衲望眾生能體吾佛之慈與悲,何不利用三寸氣尚在之時,好好改過向善,努力修持,了脫六道輪迴之苦,豈不快哉!濟佛曰:傻徒兒欸!遊歷著書去矣!

(此時濟佛口唸真言,童生元靈隨即被調出。)

童生曰:徒兒在此向恩師頂禮叩安!

濟佛曰:哈!哈!賢徒免禮,可隨為師出發遊歷著書去矣!

童生曰:是,遵命,一切但憑恩師安排!

(此時濟佛以佛扇向天空一招手,從天際降下一隻白色之飛馬,飛馬甚為光潔亮麗、英挺高壯,師徒二人上了飛馬,飛馬以飛快之姿,朝今日之參訪地振翅疾飛。)

童生曰:恩師啊!今夜怎麼換座騎了呢?

濟佛曰:哈!哈!吾讓你也嘗試一下,換乘其他座騎之滋味如何?世人總謂「天馬行空」,即言思想之不受拘限,自由揮灑,無拘無束,自由自在。你覺得呢?

童生曰:確實是令人「驚悚無比」,往下一看如萬丈深淵,若一個不小心跌下去怎麼辦?徒兒手、腳有些不聽使喚,抖了起來,怎麼辦?

濟佛曰:哎!說你沒用,你還真沒用,怎麼這麼膽小呢?難道同為師出遊會讓你掉下去不成。

童生曰:那可不一定,萬一飛馬來個緊急煞車,或是來個空中三六○度旋轉,那怎麼辦?徒兒身上又沒綁安全帶,萬一掉下來,恩師又沒有接著,那徒兒豈不成了孤魂野鬼?

濟佛曰:放一萬個心吧!鐵定不會掉下去的。

童生曰:那可是您說的,徒兒就相信恩師乙次好了。對了!今日濟世時,法主聖君恩師曾提及為人處世圓滿之法可以「四攝法」來調和。徒兒敢問恩師,何謂「四攝法」?又其意為何?

濟佛曰:所謂「四攝法」乃釋迦牟尼佛慈悲,教導眾生為人處事之四種方法,眾生如能明瞭,則不管身處何地、何境,皆能與他人和睦相處,一團和氣,無有爭執,無有怨結也。為師就將「四攝法」簡單述說如下:

一、布施攝:布施攝又分三種,即

(一)財施。

(二)法施。

(三)無畏施。眾生若其心慳吝,對錢財看得很重者,則適合以財施來渡化他;如果其人喜歡聽道理呢,就適合以法布施來成全他;若其根性喜助人,則以無畏施來渡之最恰當。

二、愛語攝:常說溫暖、感心、慈悲、激勵人心、士氣的話語,甚至同理心、同情心之語來感動他,使他覺得世間還有關心他、關懷他之人,使其樂於與汝親近,聽汝慈言撫慰其受傷之心靈,而達到渡他之目的。

三、利行攝:以吾人身、口、意三業之行,皆可利益於一切眾生,方便權宜行事,「損己利人」之事多為,讓眾生覺得你是一個好人,而願意信賴你、親近你、接近你,以達渡化他人之目的。

四、同事攝:修行之人當放下身段,與社會上各階層之人相接觸,傾聽他們的心聲,感受他們所受到之疾苦,進而幫助他、關心他,使其困難問題得以解決,那麼他對你一定是又感激又敬佩,從而願意聽你之話語。那時你說的每一句話,都對他起了莫大之啟發,從而導其言行舉止歸於善境,引其入修之途之路,使其永遠脫離六道輪迴之苦。

童生曰:「四攝法」真好,徒兒一定要牢記恩師之教誨,將人際關係做得更好、更圓融,以達度化眾生之目的與使命也。又,恩師!徒兒近日讀到一段孔子弟子曾子與子夏的對話,覺得蠻有意思的,願提出來與大眾分享。

濟佛曰:難得賢徒有此心,可,提出來說說吧!

童生曰:有一天,曾子與子夏相見,曾子告訴子夏說:「你胖了!」

子夏說:「我戰勝了!」

曾子說:「為什麼?」

子夏言道:「初始,對於名利財富常誘惑著我的心,要我放棄做人應守之本分,隨波逐流,我內心掙扎不已,故我瘦了。及至我醒悟到人生無常,苦、空、無我,一切名利財富,只如過眼雲煙一般,稍縱即逝,無有值得留戀者,還是『仁義道德值千金』,唯有守著為人該有之本分,守三綱五常,行四維八德,才是了脫生死之不二法門,故我戰勝了,我又變胖了。」徒兒讀了二位孔聖門人之語,令吾感佩萬分,又對今人無法擺脫「名利財富」之枷鎖,而陷入泥淖與不復之境,從而身敗名裂,身陷囹圄,甚至墮入三惡道,永世不得出苦,而悲傷不已。

濟佛曰:賢徒有此悲天憫人之胸懷,甚是值得讚賞,老衲亦勸世人「放下、看破」,「苦海無涯,回頭是岸」,莫可愈陷愈深,從而墮入萬劫不復之境,那就懊悔莫及了。

(就在濟佛師徒談論間,飛馬已飛臨西海水域之上空,雖然此時海面波濤洶湧,似有大風暴即將來臨之象,但飛馬卻絲毫不受任何影響,因暴風雨根本無法飄近飛馬之身體,在三十公尺外即被化得無影無蹤,儼然形成一個保護圈,大風大雨淋不到師徒二人。飛馬噗嗤一聲逕飛入海中,誰知海面下卻是風平浪靜,平安無事,飛馬一直飛到上次訪遊之「考煉道場」方才停下。已見執事仙吏早已等候在那裡,恭候濟佛及童生師徒二人矣!師徒二人下了飛馬,一前一後走至執事仙吏跟前,仙吏向濟佛叩首請安,並開口言道。)

仙吏曰:今日濟佛及童生二度訪遊西海「考煉道場」,不知濟佛要訪問哪區之水族修士?

濟佛曰:現今之社會,錢財最易使人「心猿意馬」,不自覺的掉入泥淖之中,可煩請仙吏慈悲,帶出現在「財」區上頭冒汗之烏龜修士前來一問可也。

仙吏曰:是!謹遵佛命。

(此時仙吏以手一指,正在「財」區上接受試煉之烏龜修士,即被帶離「考煉道場」,來到濟佛及童生之跟前。)

修士曰:小的向濟佛及陽間善士叩首請安,不知叫喚小的何事?

濟佛曰:吾見你在「財」區接受試煉,頭上靈光晦暗,且額頭上冷汗直流,知汝定是過不了考驗,故特召汝說說因由,以警世人也。

修士曰:說來慚愧,我本一出家修行之人,因貪念未除,某日見善信供養住持方丈甚多金錢,心中起了歪念,遂利用四下無人之機,偷溜進方丈室中,將裡面之金錢搜括一空。正準備出去之時,恰好方丈有事入內拿物,撞見我之偷盜行為,於是我為掩人耳目,一不做二不休,索性將住持方丈給殺了,然後趁著黑夜之掩護,逃逸無蹤。隔日,寺眾起床,見方丈未起,及至方丈室,已見方丈被利刃鎖喉,割斷氣管而慘死,眾皆痛哭不已,雖報官府,但卻因我已遠走高飛,在無法將我繩之以法之情況下,含恨含淚將方丈火化埋葬。這且不表,我自從偷盜殺人,強奪得巨款之後,因擔心走官道會被官兵捉拿,即改走羊腸小徑,以為可保全偷來之財物,豈知半路上遇著盜匪,見我一人且身上背著一包重物,知必是金銀珠寶,要我留下,我不從,即被強盜立馬大刀一揮,當場被砍成二截,身首異處,結束我之惡行。魂入地府,被判入水族為龜類三百世,幸好在第廿五世時,我之本性顯露,有幸聽聞大勢至菩薩之說法,而明瞭己為何而淪為水族之軀,從此勤修苦煉,經三百餘載始能幻化人形,而來此西海「考煉道場」接受考煉,如我能通過每一區之考驗,則果增一品,無明便破一分,每一區皆過,則可受玉帝敕賜果位,成為水族之仙吏矣!只是我在「財」區考試,還是無法通過所顯示之任何境考,常常將我心中之貪念引起,無法自拔,悔恨不已,不知何時方可順利過關,求濟佛助我。

濟佛曰:老衲是救不了你,但念你今夜參與著書勸世有功之分上,教你一句,如欲將一切惡念、習染放下,唯有淨念相繼,一念妄想、執著皆不起,最好的方法就是念佛,把內心所有不善之念,藉念佛之力予以除滅,則不管何區何試皆可過矣!可,今日時候已不早了,徒兒,回堂去吧!

(此時濟佛與童生上了飛馬,仙吏送回烏龜修士,互相告別之後,飛馬振翅,疾速向全真堂而回。)

濟佛曰:全真堂已到,童生元靈投體。可,吾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