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八回

濟公活佛 降

二○○六年七月廿九日

歲次丙戌年七月初五日

聖示:嬝嬝經聲,上達天聽,老衲在九霄雲外,即聞臺疆南天直轄全真堂誦經之聲,清澈響亮,諸生虔摯,其光耀然,無極至尊慈顏歡喜,特嘉賜每生功二十以為獎賞,王生初美賜功四十,以慰其引領眾 生誦念聖經之功。吾願全體鸞下生能上體娘心,努力精進修行,藉 經聲之朗誦,喚醒自身本覺之靈明佛性,也可藉經聲之宣讀,普渡 一切無形之眾生,真可謂「陰陽兩利」,胡不勉而行之。

濟佛曰:傻徒兒欸!遊歷著書去矣!

(此時濟佛口唸真言,童生元靈隨即被調出。)

童生曰:徒兒在此向濟公活佛叩請聖安!

濟佛曰:賢徒免禮,可邊走邊談好了!

童生曰:是!徒兒遵命!一切但憑恩師安排。

(此時濟佛口唸真言,手中佛扇頓時變大,師徒二人上了佛扇,佛 扇以飛快之速,向今日之參訪地出發去矣!)

童生曰:承蒙恩師誇讚本堂著書前之誦經活動,徒兒等愧不敢當,能受 母娘賜功獎賞,更屬惶恐不安。

濟佛曰:哪兒的話?老衲只是實言耳,全真堂雖規模不大,但鸞下生個個精進,護持道場,普化蒼生,此護法、弘法、護道之功,不輸給 大道場,尤其全真堂所奉旨著作之善書,如《西天佛國遊記》、《 冥遊記》、《因果遊記》、《放生儀軌》、《仙界遊蹤》、《荒野 悟真詮》、《法主聖君真經》……等善書,頒行寰宇,已獲社會各 界之賢達廣大之共鳴與迴響,索閱善書、月刊之信件,如大雪般紛湧而來,諸鸞下生護持大道之功,不可稱量,果報亦不可思議。

童生曰:感恩恩師之讚言以勉,那徒兒敢問恩師,眾師兄姊如此努力護持道場,上天賜以何善報以獎賞之?可否請恩師金口開示,以鼓舞 師兄姊之道心,堅定其助道之意志。

濟佛曰:善哉!善哉!童生善於引導問題,發言垂問,老衲豈有不開示之理,茲分述如下:

一、可積無畏施之因,來世得享健康長壽之果。

二、為善信釋解疑問,點其迷津,開其困惑,得增其行善修持之心,乃屬法布施,可得來世「聰明智慧」之果報。

三、為財施,像諸生布施建廟、印善書、捐助雕刻「千手千眼觀世音菩薩」聖像,來世可獲大富貴之果報。

四、為利益一切眾生而犧牲自己之休假日來堂效勞,可謂無「我相」、「人相」、「眾生相」、「壽者相」之舉,一切相皆拋離,一切只為眾生之渡化著想,可證西天菩薩果位。

五、在世無諸險惡,身無病痛。

六、諸惡不做,眾善奉行,恆為一切諸佛之所護念,自然夜睡安穩,無諸凶險惡夢也。

七、可於行車、舟旅獲一切無形諸仙佛菩薩之所庇佑,逢凶化吉,大事化小,小事化無。

八、果能精進念佛、讀經(如著書前之誦經),能預知時至,蒙佛(阿彌陀佛)接引,往生西方極樂世界也。

九、先亡獲超生。

童生曰:感恩恩師之開示,徒兒想,堂上師兄姐如聽聞此言,定然寬心、歡喜,無復煩惱、憂愁矣! 濟佛曰:能利用有生之年效

勞於聖堂,乃上根器之人方有此佛緣也,中、下根器者行不得也,故上天對護持、助道之鸞下生及十方善信大 德之獎賞,亦豐厚

也。

童生曰:那護道之功,應比徒兒「弘法」之功來得大吧?

濟佛曰:然也,護道之功大於弘法之功也,因如無眾生之護道,哪來「弘法」之機會呢?故眾生勿以為當「正鸞生」功才最多、

最大,此 乃錯誤之觀念想法,應努力護持大道,護持道場,則此功果之造, 可消爾宿業,積己無上之道果也。

(就在濟佛師徒談論間,佛扇已飛臨西海之上空,佛扇往水面噗嗤 一聲衝入水面下,經過一段深邃之海底隧道,來到今日所欲參

訪之 目的地,西海「考煉道場」。師徒二人下了佛扇,步入「考煉道場」當中,一仙吏出來迎接,後頭跟著一堆水族之各司職事

,聲勢頗 為壯觀,童生向為首之仙吏行大禮,唱個喏,仙吏復向濟佛叩首請 安,復帶師徒入西海「考煉道場」,參觀海族修行

考煉之情形。) 童生曰:真的很新鮮,此「考煉道場」分成幾區,分別為「酒」、「色」、「財」、「氣」、「名」、「聞」、

「利」、「養」、「食」、「睡」等區,考驗西海水族之修行火候,仙吏陪同我走到一水族 修士旁,見其已能幻化成人形,正在

接受「色」區之考驗,只見其 雙手不停的撫摸,似乎甚為歡愉,請問仙吏這是何意?

仙吏曰:「色」區所考者,乃水族之性根能否通過境緣色相之考,當坐 在「色」區之考煉道場之後,身邊景物、景像自然轉變,

此修士正 被幻境所考,且由其所現之舉動可知,似乎已被考倒,我可令其醒 來,說說其身處其境之相,及說說為何有此之舉動

,以悟世人。

(此時仙吏以手一比,此位水族修士年約五十幾歲,才如大夢初醒 般醒了過來,嘴角邊還流著口水,似乎一下子還轉不過來,忽

然見 著身邊站著童生及仙吏、濟佛,臉上泛起一陣紅暈,低著頭,不敢抬起頭來。)

童生曰:敢問此「阿伯」,看您已能化成人形,理當修行已久了吧?

水族修士曰:然也,我在西海已修行三百年了。 童生曰:什麼?三百年了?阿嬤ㄟ!在人間此時間早已修成上界果位矣!怎麼您

尚在水族之身難以證果呢?

水族修士曰:說來汗顏,本來淪為水族之身,乃因前世造做惡業,今世得以在水下過著黑暗冰冷之苦日子,但上天仍給水族修士

打開一扇 大門,只要能知修,仍有機會可以修道返天,與人間之修行一般, 只是我們所受之磨鍊,要比人間之修子更重,因我

們之宿業均不佳,故所受與所吃之苦倍於凡塵之修子。就拿我來說,因前生喜好美色,貪杯誤事,為了上酒樓嫖妓喝花酒,飲得

酩酊大醉,在回家途 中經過一獨木橋,因酒精發作,眼花撩亂,故而一個重心不穩跌入河中溺斃。因前生好色,淫業多造,故

死後淪入水族之身,在西海 冰冷之海域中轉生,身上雖有一層厚皮包裹可以禦寒,但是海底水 壓之大,卻讓我吃足苦頭,整個

身子似被千百斤重之物壓身般之難受。所幸上天經常派仙佛蒞臨西海佈道,有一次西天清涼菩薩(即 清涼國師是也。)至西海講

述《大方廣佛華嚴經》,我因善根尚存,故而把握每次聽聞佛法之機,從不缺席,清涼國師一共在西海佈 道所講說《大方廣佛華

嚴經》長達三百年之久。我因久聞此經智慧 大開,依教奉行,如法修持,終能修至幻化人形之本事,但因分別、執著、妄想未除

,仍須經過各種考煉,方可證果。今夜乃在西海「考煉道場」之「色」區考煉,我一入其中坐定沒多久,身旁景色 即突然轉變,

自己身處一酒國天地。初時,我還把持得住,只見一 些長得漂亮嬌媚、身材火辣,穿著透明清涼之酒女向我而來,殷勤 勸酒並

向我親嘴,久之慾火焚身,我再也按捺不住,也上下其手, 與那些酒女火熱起來,誰知正在高興的當頭,忽被一陣響亮聲音叫

醒,原來是執事仙吏,看來我今晚之試煉是過不了關了。

仙吏曰:然也。上天欲分品秩果位,不管人間或水族修士一視同仁,必 以各種境考、緣考而試煉之,以分高下也。

濟佛曰:哈!哈!不知世人今夜見此之景感受如何?「上天無私,唯德是輔」,汝若無德難入仙佛之門樓也,望世人修行志要堅

,要經得 起魔考,任考不退,如此證果方才有望也。今日時間已晚,童生快快告別執事仙吏,我倆師徒回堂去矣!

童生曰:是!遵命!下生在此拜別仙吏及此位水族修士,衷心希望您能 再接再厲能通過西海「考煉道場」之嚴厲考驗,祝福您,

再見!

(此時濟佛師徒上了佛扇,佛扇以飛快之速向全真堂而回。)

濟佛曰:全真堂已到,童生元靈投體。可,吾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