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七回

濟公活佛 降

二○○六年七月廿二日

歲次丙戌年六月廿七日

聖示:人心之不修,焉能升天成神成聖,老衲普勸世人,須修五戒、十善。五戒者,戒殺、戒盜、戒淫、戒妄、戒酒。十善者,不殺生、不偷盜、不邪淫、不妄語、不綺語、不兩舌、不惡口、不貪、不嗔、不癡。世之修者,如若五戒、十善不能修之、持之
,即便念破佛號亦枉然,累劫、累世落入六道輪迴,生生世世,求出苦之無期也。

濟佛曰:傻徒兒欸,遊歷著書去矣!

(此時濟佛口唸真言,童生元靈隨即被調出。)

童生曰:徒兒在此向恩師叩請聖安!

濟佛曰:賢生免禮,可出發離堂,邊走邊談好了。

童生曰:是!遵命!一切任憑恩師安排。

  (此時濟佛口唸真言,手中佛扇頓時變大,師徒二人上了佛扇,佛扇以飛快之速,向今日之參訪地,西海之魔幻海域做二度訪遊。)

童生曰:天氣酷熱難耐,溫度經常飆到三十六度,且最近颱風頻仍,似乎上天之天象與人心之變惡頗相雷同。與恩師出遊坐在佛扇上,似乎又感受不到炎熱之氣,人在裡面好似在冷氣房般舒適,真是神奇。

濟佛曰:地球之溫室效應愈來愈嚴重,以致整個地球之溫高一直在增加,這也是大洪水將來之兆,人心若不知修五戒、十善,而遍造十惡,則難挽遭洪水吞噬之命運也。

童生曰:恩師是說,像當初上帝命諾亞造方舟般,因大洪水將淹沒整個大地,咦?聽恩師一講,這豈非世界末日提早來到?

濟佛曰:然也,這也是為師所擔憂者也。故老衲一開頭便揭櫫修五戒、行十善,以挽救上天之劫難。

童生曰:恩師慈悲,可否詳言十善之內容以悟世人,因徒兒不想成為水下亡魂。

濟佛曰:賢徒之心正契合為師之意思,吾可簡要言之,以悟世人。十善業道:一、不殺生:大凡有生命之物,無不愛其命,何忍殺之?應體上天有好生之德,慈心於物,戒殺放生,以合天心。至少應做到下列數點:

(一)生日不宜殺生。

(二)結婚不宜殺生。

(三)拜拜不宜殺生。

(四)為我而殺不食。

(五)聞其被殺之聲者不食。

(六)眼見其被殺者不食。以長養慈悲之心,以積己之福報。

二、不偷盜:偷、盜皆屬不勞而獲之惡習。天生萬物,一枝草一點露,只要肯努力去工作,上天定不會讓你餓肚子的,何苦造下偷、盜之業呢?當誠正為人,不偷、不搶、不盜,如此方可避免惡業之積也。

三、不邪淫:「百善孝為先,萬惡淫為首」。淫又分正淫與邪淫,正淫者乃夫妻之房事,但仍應有節制,不可過於頻繁。邪淫乃夫妻以外之性行為,更是上天所禁止也,違者必懲之以敗三代子孫,世人不可不慎也。

四、不妄語:世人喜炫耀自己之長處,甚或誇大其詞,以滿足個人之虛榮心,實乃造業也。須實言,勿誇言,否則口業一直累也。

五、不兩舌:即不搬弄是非。世人最易犯此之口業,因嫉妒心之起而挑撥是非,讓人口角不和,而達其離間之目的,實乃過也。

六、不綺語:不說黃色笑話,或讓人想入非非之語。色字頭上一把刀,你若經常開黃腔,引人犯罪,則過加一等,不可不慎也。

七、不惡口:有些人經常三字經(髒話)不離口,一日不說罵人之語,則一日不適。須知罵人者人恆罵之,一手指指人,四手指指己,於己於人無一益處,甚至惹來殺身之禍或口舌官司,口業積累,何苦來哉!八、不貪:貪字貧字殼,台諺有云:「瘋貪就鑽雞籠。」(意即:因小失大之意。)世人之「貪」,甚至為己惹來身敗名裂之罵名,如今某人因貪不當之財,而成為全國媒體守候之焦點,每日家門外不斷有好事者、臭罵者湊熱鬧,及大批媒體記者守候,即是一例。貪到最後不但無所得,還賠上一生之清譽,且落入甚深之罪惡淵藪,何苦來哉!

九、不嗔:嗔心之起,來自於心田之不修,一把無名火焚毀功德林,且易墜入阿修羅之魔道也,身體五臟六腑易因嗔恨心之怒火中燒而受損,氣血嚴重逆流,易導致心臟病、高血壓及中風一手一腳,嚴重者會活活氣死,可不慎乎!

十、不癡:世人每易癡心妄想,總心想那些不切實際之事,為情癡迷、為愛瘋狂,凡事總是看不破、想不開,此皆是癡之體現也,老衲望諸世人悟破此理,否則有人會因此而想不開,走上自殺之絕路,而成為枉死魂也。

以上十善望諸世人銘記於心,不可違犯,此乃做人之基本者也,亦乃成修、做佛不可或缺之條件也,世之人若於此有違犯,輕者落入三惡道,重者萬劫難復為人,可不慎乎!而勤修十善業道之人,輕則為阿修羅、為人、為天、為神,修上品十善者更可成佛,實乃世人之修行基石與捷徑也,可不努力乎哉!

(就在濟佛師徒談論間,佛扇已飛臨西海之上空,噗嗤一聲,佛扇沒入海中,以飛快之速進入目的地,直至來到上次之「魔幻海域」才止住,師徒二人下了佛扇,眼前又現出陰森恐怖之景象。)

童生曰:恩師,上次徒兒有甚多疑問,今日是否可提問一番?

濟佛曰:可!汝有何疑問,但提無妨。

童生曰:此「魔幻海域」難道上天無派仙佛防守嗎?怎會任其吃食經過之水族,是何道理?

濟佛曰:怎會沒有?是你沒看到耳。

童生曰:在哪兒?在哪兒?徒兒還是沒看到。

濟佛曰:可,為師請其現身,汝一見便可知曉。

(此時濟佛手中佛扇一揮,突然眼前出現一位夜叉鬼王,其面貌甚為猙獰恐怖,令人不寒而慄。)

鬼王曰:小神在此向濟佛叩請聖安!不知濟佛叫喚小神何事?

濟佛曰:非老衲有事,乃吾身旁之徒兒有疑,故而召汝現身,汝可就吾徒之提問回答之可也。

鬼王曰:是!遵佛旨。陽間善士有何疑問,但說無妨。

童生曰:下生敢問鬼王,為何你不現身而躲在暗處,做啥?鬼王曰:吾乃觀音大士之化身,大士慈悲無量,化身夜叉鬼王,一方面監控「魔幻海域」諸修羅之蠢動,一方面亦藉機渡化之也,使其能早日放棄嗔恨心,而能修上品十善,成佛、成聖,永脫六道之輪迴。

童生曰:原來是南海古佛之化身,蟻生失禮!聽《觀世音菩薩普門品》記載,世之眾生應以何身得渡者,菩薩即現何身而渡之,果然不假。那可否請鬼王說說世人應如何做,方能免除落入水族之身呢?鬼王曰:善哉!善哉!汝之問甚佳,此亦乃途中,濟佛所言之「十善業道」,乃人天所遵守之修行基石,成佛之道。世人造十惡,又嗔心特重者,則落入水族修羅之身,其貌醜陋,其心嗔火充滿,常彼此惡鬥、陷害,以此為樂。汝觀今之世,不是有甚多之人以陷害他人為能事,藉以炒作己之知名度;揭發人之隱私,害人身敗名裂;喜歡爭訟,藉其財勢地位欺壓他人;並喜與人惡鬥,嗔心極重;火氣很大,罵人很兇,責己很輕者,
皆落入水族修羅之境也。

童生曰:感恩鬼王之訓勉,今日能在西海「魔幻海域」之境,見到觀音大士化身之鬼王,又得以詳述成為水族修羅之因,想必世人觀之,亦心中恐慄不已吧!那敢問鬼王,水族修羅真有機成佛嗎?

鬼王曰:天大之過,不過一個「悔」字,只要他們能實心懺悔,有何不能?

童生曰:說的也是,那可否請一位水族修羅問之?

鬼王曰:可,待吾施法調之。

(此時鬼王定神唸咒,從「魔幻海域」走出一位面貌長得姣好之女孩,其後之元神乃一蚌精修羅,及至鬼王跟前,向鬼王行禮致敬畢,乃轉身面向童生。)

童生曰:修羅這世界真的很奇怪,怎麼女的都這麼漂亮,但又墮入輪轉為蚌精修羅,真是可惜、可憐,可否說說你之因由以悟世人。

蚌精曰:說來甚為慚愧,我生前愛美,嗔恨心極重,雖知修行但無法離嗔,心中總有一份不滿之心。因吾命好,故能自小生長在富裕之家庭,及長,因家中無男丁,父母自小疼愛有加,為順利接掌父母親之事業,故吾被派到父親之公司任職。每見有長得比我漂亮、美貌、能幹之同事,即起嫉妒心,故意說其壞話陷害之;或讓同事之間因小事起爭執;進而分派系,各擁山頭,互相惡鬥,每見他人之爭吵、爭鬥,而引以為樂。雖口中不停念佛,且經常布施行善,雖有小善,但抵不過己之嗔心之惡,故而在一次車禍中亡故。魂入地府,冥王謂我有善無德,讓人爭鬥為樂,嗔心、嫉妒心現前,因而亦引起他人之仇恨,造下身、口、意三業之罪,其心如蛇蠍,其性似修羅,故判吾淪入水族為修羅之蚌精身。身常受水壓、冰冷海水之苦,但內心之嗔火極盛,如此外冷內熱,讓我受盡各種苦楚。且水族修羅間,彼此亦互相鬥來鬥去,無有平靜,一天不鬥則一天不舒服,如何能安身立命呢?每日均似在想辦法整倒對方,把對方弄倒、整倒,我就能稍微舒服些,否則就不痛快,真是痛苦不已,望濟佛及鬼王能救我。

濟佛曰:老衲無能為力,只盼妳能真心懺悔,並用心勸醒其他同類水族,勿嫉妒、勿嗔恨,能真正從內心改過,方可脫離此水族修羅之身也。可,今日時間已不早,就此回去吧!

(此時鬼王送回蚌精修羅,師徒二人上了佛扇,佛扇以飛快之速回堂。)

濟佛曰:全真堂已到,童生元靈投體。可,吾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