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六回

濟公活佛 降

二○○六年七月十五日

歲次丙戌年六月二十日

聖示:人世之畏難、畏考,常在受到諸多境考、緣考之時,顯露無遺。上天考爾是為別高下、分品秩,所謂「無考不成道」是也,是故世人啊!世人!在你(妳)遇到困難、挫折,或是親人生死別離之時,可能是上天對你(妳)的一番試煉與考驗也說不定,千萬不可因此就頹廢喪氣、自暴自棄,如此不但功敗垂成,反倒讓天魔看了個大笑話,謂:「人間修者,十考九退。」試問將來龍華會上選仙,何人有資格可證果呢?思悟之可也。

濟佛曰:傻徒兒ㄟ,遊歷著書去矣!

(此時濟佛口唸真言,童生元靈隨即被調出。)

童生曰:徒兒在此向活佛師尊叩請聖安!

濟佛曰:賢徒免禮,可快隨為師靈遊著書去也!

童生曰:是!徒兒遵命!

(此時濟佛手中佛扇往空中一拋,說時遲,那時快,佛扇轉瞬間即變大,師徒二人上了佛扇,佛扇以飛快之速,向今日參訪之目的地出發。)

童生曰:今日恢復著書,徒兒心中感覺恍如隔世,因而感嘆不已。

濟佛曰:賢徒之心境,為師感同身受。想當初,為師只因救世渡人之念頭一動,倒駕慈航來到人間,及長,雙親分別辭世,亦讓為師傷痛不已。往事歷歷在目,為師不由得想起你近日所遭遇之種種魔考,考得比誰都還重,但令為師感到欣慰的是,你那任考不退之心志,足堪為全堂之表率。

童生曰:慚愧!慚愧!恩師之好言鼓勵,令徒兒銘感五內。

濟佛曰:可說說你自己之內心感想,與眾生做個好榜樣,如何?

童生曰:不大好意思!

濟佛曰:怎會不好意思呢?但說無妨。

童生曰:既然如此,那徒兒恭敬不如從命。自從家父病發血便到送醫診斷出罹患脾臟癌,到往生經歷短短二十五天,他老人家就與世長辭,留給徒兒無限感傷。這段期間,徒兒與舍弟明燦二人輪流守護在床前,哪怕有一丁點希望亦不放棄,雖見家父頭上靈
光已逐漸熄滅,但始終存著最後一絲希望不忍放棄。及至國曆六月十日,家父在睡夢中安詳往生止,仍無法接受他老人家已辭世之事實。幸好在諾那華藏精舍眾師兄姐之誠心助念下,歷經八小時接力式之助念。儀式結束後,舍弟將覆蓋在家父身上之金剛被掀起,見到家父含笑慈詳自在往生之面相,令徒兒第一時間百感交集,既悲又喜。悲的是,從此之後不復重睹父之慈顏,無法承歡膝下;喜的是,徒兒知道家父已往生善道,心中欣喜萬分。及至今日接獲玉詔降頒,玉帝敕賜果位,家父證得南天鸞務院明德真君之果位,家姊證得南天惠華道姑之果位止,可算是心中陰霾掃除,多日來深鎖之愁眉得以解開。當時在家父往生後四天,家姊亦不幸病亡,突如其來之噩耗,簡直令人無法相信。又在六月十四日下午至新竹市立殯儀館,見家姊最後一面後,於返家途中被一輛突然轉彎之車子撞倒,整台野狼一二五機車倒了下來,那時徒兒心想:「完了!不是斷左腳,就是斷右腳。」因家父生前亦曾因類似情況斷過左腳。可說也奇怪,徒兒身上竟然毫髮無傷,只有左邊屁股因跌坐在地上,隔天才有痛的感覺,否則當時還真感覺不出身上之痛處。又徒兒褲袋內之PDA手機被外力撞擊,外表厚硬殼沒事,但裡頭之液晶螢幕卻整個破了,它代替徒兒受此劫難,我心中真感恩上天之慈悲,讓徒兒能大事化小,阿彌陀佛!

濟佛曰:哈!哈!為師要恭喜你,一來父、姊雙雙證果永脫六道輪迴之苦,二來因你之努力代天宣化,使得汝父受病痛折磨之時間縮短,另外你亦能從劫難中平安脫險,乃歸因於平日努力所得來者。

童生曰:是啊!感謝天恩師德,徒兒定當更加努力代天宣化,以叩謝上天之鴻慈。

(就在濟佛師徒談談間,佛扇已飛臨西海之上空,噗嗤一聲,佛扇潛入深海,來到一處很詭異的地方。此地似有一股很強之魔力,四周一片黑暗,又傳來一陣陣淒厲之鬼哭聲,令人毛骨悚然。)

童生曰:阿娘欸!恩師啊!您老人家帶徒兒來此是何地?

濟佛曰:此乃西海有名之「魔幻海域」。

童生曰:「魔幻海域」?怎麼西海也有這麼恐怖之處,那此「魔幻海域」是如何形成的呢?

濟佛曰:說來話長,打從天、地分野,人間、四海、湖泊形成之後,本無此「魔幻海域」之產生,乃因人類降生之後,初期人靈純正、善良,故亡後多能回返無極仙鄉。但中、末期(大約在中國周代)以後,人心逐漸變壞,以致亡後無法回天,反而墮入三惡道(地獄、惡鬼、畜牲)中受苦,有者雖知行善、積福,但因瞋念甚重,故而落入魔道,轉生為水族類之修羅,此輩因在四海遊蕩,最後因找到此處,此處陰氣特重,於是逐漸群集,愈積愈多,終於成現今汝所見之「魔幻海域」。只要有任何水族類接近,定然屍骨無存,因會被這些魔障生吞活吃,吃個精光,屍骨無存。

(濟佛剛說完已看不見童生,原來童生聽完已嚇得「腳手尾皮皮剉」(台語,意即因恐懼害怕,手腳不停的顫抖。)。

濟佛曰:傻生欸!快站起來,你怎麼這麼膽小?這麼不經嚇,吾看你不但「腳手尾皮皮剉」,還手腳發軟了呢!怎麼來形容呢?只可以用「軟腳蝦」來形容此刻的你,是再貼切不過的了。

童生曰:恩師啊!這您不能怪徒兒,徒兒還未「看破、放下」,還是凡夫俗子一個,萬一那些水族類之修羅一起衝出來,一口把徒兒吃個精光,屍骨無存,那徒兒豈不是要葬身海底了嗎?徒兒還有賢慧的妻子及可愛的兒女,還有普化之重任未了,說什麼都不能死在此地,不是嗎?

濟佛曰:算你會說話,算你厲害。你想有為師在此,他們能把你怎麼樣?

童生曰:喔!說的也是,徒兒真傻,怎沒想到這點呢?對了!恩師啊!徒兒對於「魔幻海域」很好奇,還有好多疑問想叩問恩師,可以嗎?

濟佛曰:今日時間已晚,下次再問好了,回去吧!

童生曰:真可惜,又得等到下星期六,屆時恩師可要詳細解說喔!

濟佛曰:會的,回去吧!

  (此時濟佛師徒上了佛扇,佛扇以飛快之速向全真堂而回。)

濟佛曰:全真堂已到,童生元靈投體。可,吾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