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五回

濟公活佛 降

二○○六年五月廿七日

歲次丙戌年五月初一日

聖示:人世恰似一苦海,波濤洶湧,驚險萬分,隨時有吞噬世人性命之可能。無奈啊!無奈,世人卻偏向險處游去,愈陷愈深,直到無法自拔,方才溺斃於孽(業)海之中,誠令老衲感嘆不已。幸有南天直轄全真堂誠摯代天宣化,乩筆揮鸞,期期傳真,毫不懈怠,做苦海之明燈,做孽(業)海之慈航,指引眾生一條明路,導引眾生走向解脫的彼岸,誠乃功德無量也。希世人多加助力全真堂,有錢出錢,有力出力,讓全真大道靈修院能早日建起,以渡陰陽兩界眾生入全真大道靈修院修行,以代母娘分憂解勞,功成之日,論功行賞,勉之。

濟佛曰:傻徒兒ㄟ,遊歷著書去矣!

(此時濟佛口唸真言,童生元靈隨即被調出。)

童生曰:徒兒在此向活佛師尊叩請聖安!

濟佛曰:賢徒免禮,可邊走邊談好了!

(此時濟佛揮一揮佛扇,手中佛扇頓時變大,師徒二人上了佛扇,佛扇以飛快之速,向今日之參訪地出發。)

童生曰:恩師啊!堂內陳副堂主之母親已於農曆四月廿六日往生,未知其歸空後之情況如何?可否請恩師聖示。

濟佛曰:善哉!善哉!吾徒民胞物與之心,誠令為師感心,此事已由南天直轄全真堂主席法主聖君恩主全權處理中,老衲僅就所知部分略而說之,以悟世人。陳老信女於往生後,由於陳副堂主夫婦在堂誠心代天宣化,奉聖效勞之因,故主席法主聖君在其母歸空後,即帶領其母之魂魄,先至新竹城隍廟報到,註銷人間籍貫,後再帶領其至交簿廳報到,再至地府,目前還在審定功過當中。因法主聖君之保薦,暫時編列為善魂,在地府所設、專給善魂聽講仙佛聖訓之講經所內聽聞道理,待功果評定之後,再予以保舉之。又據主席所言,吾徒曾上疏叩求主席能保舉陳副堂主先母乙魂之事,主席尚待地府之回音,一有佳音將會另行諭之。但可以肯定的是,陳副堂主之母其魂現在安好無恙,可請其家人放心,不用懸念,相信主席法主聖君恩主,一定會做最妥善之處理才是。

童生曰:徒兒知曉,叩謝恩師慈悲諭示,那也就是說,凡是在南天直轄鸞堂效勞之鸞下生,不管是己身歿後或先人往生,皆可蒙主神之眷顧,不用擔心往生後之情形,是嗎?

濟佛曰:然也。只要一本誠心代天宣化,就算中途遇到業力之索報而不幸往生,亦不用擔憂身後事,這也是上天對虔志之修行者,給與最佳之禮遇與保證也。

童生曰:那萬一功過評定後,過仍多該怎麼辦?

濟佛曰:那也不用怕,主席法主聖君恩主將會保舉其入全真大道靈修院潛修,讓其完成在生之時,未了之修行志業。

童生曰:聽恩師之言,誠然令人感動萬分,那也就是說,凡入南天直轄聖堂就等於打了包票,鐵升不墜是嗎?

濟佛曰:那倒也不完全盡然。

童生曰:怎麼說?

濟佛曰:為師方才所言者,乃是指入鸞後精進不懈者,縱遇業力之索報撒手人寰,上天亦給予其再次修行之機。但若入鸞後不知努力精進,只是掛名,鸞期常不來效勞,又不精於修持人道者,不在此限。

童生曰:那也就是說,既已入鸞,當始終如一、努力精進、奉聖效勞,就算遇到任何不幸之事,亦得解脫六道輪迴之苦,是嗎?

濟佛曰:對的!哈!哈!

(就在濟佛師徒談笑間,佛扇已以飛快之速,向今日之參訪地飛行,來到西海水域,穿過水面向深海而去。)

童生曰:恩師啊!人間修行者魔難、魔考重重,常考得人七葷八素,不知如何是好?若非有大智慧及大定力者,是很難脫劫的,那海底水族這些修士,是由誰負責考道的呢?

濟佛曰:問得好!問得好!不管人也好,亦或水族修士也好,俱由阿修羅魔王負責考道之事,沒有例外。只是人類受考於無形之中,不知不覺中陷於魔之考驗而不自知,等到身陷囹圄之內,頭腦方才恢復清醒,此時悔之晚矣!不若水族修士,因其眼睛可見仙佛鬼神,故其考驗屬明考,即當面考驗也。

童生曰:那負責的是哪位仙佛?

濟佛曰:即「炎魔」是也。

童生曰:「炎魔」?「炎魔」是誰?長得什麼模樣?又是如何考驗水族修士呢?這一連串問號,可否請恩師說清楚、講明白?

濟佛曰:哈!哈!為師就知你會問這些問題,讓為師一一述說分明好了。首先解釋「炎魔」之來,本來阿修羅魔王在世亦是有修之人,只因貪、瞋、痴未斷,瞋念尤重,故有天福而無天德墮入魔域中,而成為魔界之首領,殊感惋惜,但亦因此受母娘之囑命,專門負責考道,以分辨是真修還是假修?在水族界,為求有專司考道者,乃由阿修羅魔王化身為「炎魔」,專職水族世界負責考道之事,至於其長相嘛!你看前面即便可知。

(就在此時,前面出現一團紅色火光,內中有一似人非人、似鬼非鬼、似獸非獸,長相奇特怪異非常,佛扇飛至其面前停了下來,濟佛師徒下了佛扇,童生一看到「炎魔」猙獰之貌,嚇得渾身發抖,躲在濟佛後面不敢出來。)

濟佛曰:賢徒可出來無妨,不然怎麼著書勸世呢?

童生曰:好吧!出來就出來,哇!亂嚇人的,你是誰?快快說出,不然我會請恩師作主將你收起來。

炎魔曰:哈!哈!童生勿驚勿怖勿畏,我的面目雖然猙獰,雖然醜陋,但亦是奉母娘懿旨,專司海底修士之考道仙佛,汝怎可如此「以貌取人」呢?

童生曰:對不起!對不起!「炎魔」您大人有大量,就原諒小的一時糊塗說錯了話,好嗎?

炎魔曰:哈!哈!不知者無罪,只因世人「以貌取人」習以為常,就以為面貌長相醜陋的就是壞人,長相斯文的就是好人,其實錯矣!在人間有很多人是「面善心惡」,不若吾之「面惡心善」。

童生曰:那倒是,我感慨最深的是,只要一出事情,這時候打你小報告、誣陷你、落井下石之人紛紛出現,這些人直如「炎魔」所言,這些人俱屬「面善心惡」者是嗎?

炎魔曰:然也。世人之奸險,心之狠毒,尤甚於魔界眾生,故這些人在世之時,若不知猛醒回頭,歿後定當受地府酷刑之嚴懲也

童生曰:感謝「炎魔」之開示,那您又如何設考題以考驗水族之修士呢?

炎魔曰:我會根據牠們所修行之層級而考驗之,一般而言,水族修士因靈智之高低,分為三等:上等、中等及下等。下等考之以簡單之貪念,中等考之以瞋念,上等則貪、瞋、癡念俱考,以斷其輪迴之因,如若能通過考驗,則由吾向上天稟奏,再由玉帝頒賜果位。

濟佛曰:感謝「炎魔」如此詳盡之解說,我想時間已久,乩體亦累了,今日就此告別,回去吧!

(此時濟佛與童生上了佛扇,佛扇以飛快之速向全真堂而回。)

濟佛曰:全真堂已到,童生元靈投體。可,吾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