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一回

濟公活佛 降

二○○六年四月十五日

歲次丙戌年三月十八日

聖示:世人每每逞威作福,顛倒黑白,仗著自己的地位與權勢,做出欺壓他人之言行與舉止,以為神不知、鬼不覺,殊不知已被日、夜遊神及監察天神誌錄得一清二楚,雖自以為洋洋得意能耀武揚威,但俗云:「福不可以享盡,勢不可以倚盡。」如若仍然執迷不悟者,下場將會如今夜東海訪遊之物般,無法出離輪迴之苦也。老衲望世之人有犯此過者,宜速猛回醒,以免知曉時悔之晚矣!

濟佛曰:賢徒,遊歷著書去矣!

(此時濟佛口唸真言,童生元靈隨即被調出。)

童生曰:徒兒在此向恩師叩請聖安!

濟佛曰:賢徒免禮,可出發著書去矣!

童生曰:是!遵命。

(此時濟佛口唸真言,手中佛扇頓時變大,師徒二人上了佛扇,佛扇以飛快之速,向今日參訪地出發。)

童生曰:恩師啊!徒兒心中有急事向恩師叩求!

濟佛曰:賢徒心中有何急事?問之無妨。

童生曰:適才聽家父言家姊病況告危,正準備入台北榮總加護病房接受治療,情況很不樂觀,可否請恩師救其性命?拜託!(說完,童生已潸然淚下……。)

濟佛曰:為師知你此時心中甚為難過,但為師亦有難處。

童生曰:恩師您老佛法無邊,只要您點個頭,家姊不就有救了?

濟佛曰:俗云:「神通不敵業力。」既是因宿業之牽纏,就得有功方能化解,佛法是無法派上用場的。如果佛法可解決一切,那世間亦無沉淪之人矣!

童生曰:徒兒知道,那這樣好了,徒兒折己陽壽十年予家姐,另將己所立之道功,捐出十道功給她消業障,可以嗎?

濟佛曰:傻徒兒ㄟ!為師亦是讚賞你這點,但因其身體處在一種高度感染之下,看來今晚著書完後,老衲親自跑一趟去成全你之手足情吧!

童生曰:謝謝恩師!謝謝恩師!(說完又感動的哭得唏哩嘩啦。)

濟佛曰:好了!好了!別哭了。俗云:「男兒有淚不輕彈。」你怎麼哭得如此傷心呢?

童生曰:是因「只因未到傷心處」嘛!既是傷心,當然淚如雨下嘍!

濟佛曰:好了!為師會盡力佑助其脫劫的,你就不要再難過了,否則怎麼著書呢?

童生曰:這一切就拜託恩師啦!希望老天爺保佑家姊平安無事才好。

濟佛曰:會的!

童生曰:恩師啊!方才恩師開頭所提仗勢欺人、欺壓良善者,這世間多的是,數都數不清,上天對於這些人是如何處理的呢?

濟佛曰:人生在世貴於助人,而不是欺人。助人是福,欺人是禍,官場上不是有句話說「官大學問大」嗎?這就是說明世人常倚仗自己之權勢去欺壓他人,別人說的、做的都錯,只有他做的、說的才對。如有不從便以公報私,讓被欺壓者敢怒而不敢言,達到其欺壓善良之目的。令被欺壓者身心俱受創,如若因而讓對方想不開而尋短,那可就罪加一等也。老衲望世之人有犯此過者急宜猛醒回頭,以免悔之晚矣!

(就在濟佛師徒談論間,佛扇已飛臨東海水域上空,並迅速穿入海中向九三○公尺深的海域過來。)

童生曰:恩師啊!前面是什麼東西?怎麼身上會發光?那是什麼魚?

濟佛曰:那是「電鰩」。

童生曰:「電鰩」?那牠身上之光是如何形成?

濟佛曰:牠身上會發出四十伏特之電流,如果不小心游到牠身旁的魚類都會被電死,而變成電鰩的食物。童生曰:那人類接近會不會有危險?

濟佛曰:除非像「電鰻」身上所發出六百五十伏特之電壓,否則四十伏特之電壓對人體尚不致構成嚴重之威脅。為師可調前面那隻「電鰩」原靈出來,你可訪問之以便列入金篇。

(此時濟佛佛扇一揮,此「電鰩」之原靈隨即被調出。)

電鰩曰:咦?你們是誰?找我何事?為何把我之原靈調出?

童生曰:我是南天直轄全真堂之正鸞生全筆童生,旁邊站著可是「頂港有名聲,下港有出名」大名鼎鼎之濟公活佛,怎麼樣,嚇到了吧?

電鰩曰:原來是濟佛來到此地,我已知曉濟佛師徒要來東海訪遊著書,只是不曉得什麼時候而已,今日得見活佛尊容,實乃三生有幸!三生有幸!

童生曰:那是當然!一般人要見濟佛,除非歸空證果後,否則難也。因水族世界另成一證道體系,故能一睹佛顏,這是你之造化。

電鰩曰:是的!是的!請問調我出來有何貴幹?

童生曰:千里迢迢來此就為訪求案例以勸化世人,勿重蹈爾等水族之覆轍,如是而已。

電鰩曰:如我說出,可否請濟佛念在參助金篇有功之情況下,給予減輕罪刑?

濟佛曰:只要你肯誠心說之,那是沒問題的。

電鰩曰:好!那我就將我前世所做之壞事全盤說之,以警世人。我本是一所公家機關之主管,因國家賦予我職權,故常藉職權之便欺壓良善。以致認真做事的人,沒法獲得應有之獎賞與升遷,反倒是那些奉承阿諛,請我喝酒、吃飯、打牌、玩女人的,個個都考績甲等。那些不會送禮、不會拍馬屁的,常找機會或藉口修理他,也就是「公報私仇」。本來我以為「神不知,鬼不覺」的作威作福幾十年,不但沒被發現,反而官運步步高昇。每當有人勸我反省或悔過時,我就大聲喝斥:「子不語怪力亂神。去!去!去!這天地間哪有鬼神?」勸諫者亦無可奈何。一直到有一次在外面接受廠商喝花酒及性招待時,突然間血壓升高滿臉脹紅,渾身覺得不適,突然腦神經斷裂,一命嗚呼哀哉!靈魂飄飄盪盪之間,忽見牛頭馬面帶著腳鐐、手銬前來將我銬住,一路上拖行、鞭打至地府。冥王謂我有福報得以當高官,卻不知自我珍惜,反倒藉勢欺壓弱小、欺負老實人,又毀謗聖神仙佛,是非不明、善惡不分,判我輪轉水族百世以警之。自從投生在深水為電鰩之後,因眼睛退化看不到,只能靠身上所發出之四十伏特電壓,來電死經過之魚兒,再將之吃食,如同我生前仗勢欺人般,如今知悔已來不及了,望濟佛救我!

濟佛曰:相信世人閱讀此篇心中應有所感,不可再胡作非為、仗勢欺人,好好努力修持、行善渡眾,方不枉此生也。好了!今夜就此結束訪遊,回去吧!

(此時濟佛將「電鰩」之原靈送回,師徒二人上了佛扇,佛扇以飛快之速向全真堂而回。)

濟佛曰:全真堂已到,童生元靈投體。可,吾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