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回

濟公活佛 降

二○○六年四月八日

歲次丙戌年三月十一日

聖示:世人總有取巧之心,假藉家族之勢力來欺壓他人,而得以達其不 法之目的,此乃人性醜陋之一面,亦因而造下了泯滅人性之作為。 在「寧可我負人,不可人負我」之心態下,犧牲他人之生命,換來 自己之榮華富貴,其心可誅,其行則如毒蠍般令人痛惡。在生惡貫 滿盈無所不做,死後當下誅心地獄,受諸般酷刑以懲其惡也。世人 其有犯此惡行者,能無悔省乎!

濟佛曰:傻徒兒ㄟ,遊歷著書去矣!

  (此時濟佛口唸真言,童生元靈隨即被調出。)

童生曰:徒兒在此向活佛師尊叩請聖安!

濟佛曰:賢生免禮,可出發著書去矣!

童生曰:徒兒遵命,一切但憑恩師安排。

(此時濟佛口唸真言,手中佛扇頓時變大,師徒二人上了佛扇,佛扇以飛快之速,向今夜之參訪地快速前進。)

童生曰:恩師啊!徒兒最近看某部韓劇,心中有頗深之感慨。

濟佛曰:賢生有何感慨?不妨說說。 童生曰:劇中女主角之母親被奸人所害,其好友韓尚宮亦被崔尚宮迫害,最後含冤而客死發配濟州島之途中。長今卻因禍得福,得以與醫 女張德學習醫術,更因其救過從事官閔政浩之命,他為心愛之人寧 願棄官至濟州島照顧長今,二人之戀情得以更加濃稠,令人為之動容。徒兒每每感動的淚流滿面,恨為什麼這世界上「好人總是不長命,為何禍害總是遺千年」?

濟佛曰:哈!哈!老衲道何事來著,原來徒兒為劇中人之不幸遭遇而掬起一把同情的眼淚,足見吾徒亦是性情中人,易受感情之動容。

童生曰:恩師見笑了,俗云「人非草木,孰能無情」?見好人被壞人欺 負,徒兒心中之正義感就油然而生,恨不得將劇中那些壞人一一捉 起,繩之以法,以昭公理之正。見好人委屈、受難,總希望能早日還其清白,讓沉冤得以昭雪,讓善正之人得以善報,以昭因果之至公。

濟佛曰:「善有善報,惡有惡報,不是不報,時辰未到。」壞人之所以 尚未受報,乃因其前世之福報尚未享盡,享盡必報。好人之所以沉 冤未得以昭雪,乃因其前世之惡業未清,業清則福自臨也,懂嗎?

童生曰:恩師!話雖如此,但徒兒總覺得好人總是受苦受難很久,而壞人之受報總在一剎那間就結束,實在很不公平。

濟佛曰:好人之所以受人景仰、敬重,亦乃在於壞人之襯托,無壞人又怎會有好人呢?況孟子云:「天將降大任於斯人也,必先苦其心志,勞其筋骨,餓其體膚,空乏其身,行拂亂其所為,所以動心忍性,增益其所不能也。」此亦是好人因禍得福之理,記住,天公疼憨人,千萬算計,終究功虧一簣也。故長今後來才能成為最高尚宮及第一御醫,其理在此。

童生曰:感謝恩師一席話,徒兒受教了!

(就在濟佛師徒談論間,佛扇已以飛快之速向東海水域前進,並沒入一非常詭異之處。只見水流很亂,電磁干擾之力很強,其海底深 處盆地上到處都是船隻、艦艇及飛機之殘骸,且鬼影幢幢令人見之 毛骨悚然。佛扇停在盆地後,師徒二人步下佛扇,童生見四周詭異 且陰森,又見到處都是白骨,不禁嚇得「腳手尾皮皮剉」(台語, 即因害怕而手腳顫抖不已之謂。)。

童生曰:阿娘ㄟ!此地是何處?怎麼到處都是船隻、飛機之殘骸,且有一股很強之電磁干擾力,讓下生有些受不了了!

濟佛曰:賢徒心莫驚,此處乃「海底墳場」。其地自地球形成之後即處 在磁場變化甚大之狀態下,凡經過之船艦及飛機儀表板均會失靈, 以致翻覆,墬毀於海域之內,無一倖免!

童生曰:難怪有這麼多數都數不清之飛機、船艦躺在這個地方。恩師啊!那難道上天均無制止及克制之對策嗎?

濟佛曰:有是有,但只是監測耳,無法完全掌控。因此地之磁場混亂怪異,不但船艦、飛機受殃,連海族類亦難逃其之陷阱。不管大大小 小之水族生靈,亦受地磁之影響而亂了方向,更因強大磁力之干擾而自相殘殺,故而斃命於此。

童生曰:剛才恩師所言之監測,是由哪位仙佛為之呢?

濟佛曰:乃由東海敖龍王之大太子帶領蝦兵蟹將鎮守於此,多方記錄其地磁場變化之情形,以研擬因應之對策,可謂職責重大也。

童生曰:真是勞苦功高,可見天心之仁慈,雖有險象但亦派駐仙佛以救劫,以免更多生靈受害也。

濟佛曰:然也。今夜只參訪至此就好,回去吧!

童生曰:徒兒還意猶未盡呢!這麼早就要回去,真可惜!

濟佛曰:那好!如不想回堂去,那你獨自一人留在此地好了,為師自個兒回堂。

(說著說著濟佛登上佛扇準備閃人,只見童生緊張的趕緊跳上佛扇,抱著濟佛之手不放,其狀令人莞爾,佛扇以飛快之速向全真堂而回。)

濟佛曰:全真堂已到,童生元靈投體。可,吾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