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八回

濟公活佛 降

二○○六年三月廿五日

歲次丙戌年二月廿六日

聖示:人生短暫,歲月如梭,春去秋來,時間在不知不覺中飛逝過去。 世人啊!世人,你可曾捉住些什麼?可曾留下了什麼?還是不是在 紅塵慾海中翻滾無法出苦呢?可惜啊!可惜!可嘆啊!可嘆!可惜 世人不知把握人生短暫如流星般之歲月,可嘆的是不知不覺間又蹉 跎了一生,一事無成,一物也帶不走,只有滿身的罪孽隨身,豈不惋惜、可嘆。老衲奉勸世人當慎於修持,當努力行善,方不負此生也,勉之。

濟佛曰:又到了著書時刻,窗外霪雨霏霏,見諸生虔志端坐兩旁,靈光燦然,可喜可賀,如此精進修之,何患道之不成?傻徒兒ㄟ,隨為 師遊歷著書去矣!

(此時濟佛口唸真言,童生元靈隨即被調出。)

童生曰:徒兒在此向活佛師尊叩請聖安!今夜見師尊愁容滿面,為何?

濟佛曰:還不是感傷世人之蹉跎歲月,渾渾噩噩過了一生,不知大難即將臨頭,還一副無所謂的樣子,看了真叫人傷感!

童生曰:恩師勿悲傷,徒兒願代恩師來努力,眾生不度盡,誓不成佛!

濟佛曰:好徒兒有志氣!總算為師沒白疼你,你有此理念,為師亦寬心不少。可隨為師遊歷著書去矣!

(此時濟佛口唸真言,手中佛扇頓時變大,師徒二人上了佛扇,佛 扇以飛快之速,向今日參訪之目的地出發。)

童生曰:恩師啊!今日徒兒與內人及小女至大坪頂祭拜先母。見到先母模樣比徒兒還年輕,走起路來輕快無比,與其往生前受病痛折磨之情形相比,簡直判若二人。剛才又聽恩師之言,知道人若不修,永世無法超脫六道輪迴之苦,人若知修,則像家母般返老還童、青春永駐,真好啊!

濟佛曰:這也是你及汝弟明燦,兄弟二人努力代天宣化所得之成果,庇 蔭汝母方能證道瑤池。凡證果之人必是鶴髮童顏,青春永駐,這亦是修持的好處之一,不用化妝,不用美白,自然皮膚晶瑩剔透也。

童生曰:今天早上見大坪頂上人潮眾多,無形之靈則更多,大部分見子孫來祭拜,爭相吃食供品,沒有子孫祭拜的則在一旁潸然淚下。徒兒見一老嫗年紀八旬有二,獨在一旁哭泣,先母在旁安慰她,她說:「自從我往生後,已經有許多年子孫未曾來祭拜我,害我每到清明祭祖時即悲傷不已……。」聞之令人鼻酸,索性徒兒就將拜家母 之祭品分一些與她吃,見她吃得不亦樂乎的模樣真令人憐惜。故在 這裡奉勸世人「本源念勿忘」,不要忘了己身從何而來,多久沒去 祭拜祖先了?放下你手邊的工作,上上祖先之墳前或靈骨塔前,好好盡一份為人兒孫應盡之孝思吧!

濟佛曰:好徒兒,能體恤老人家無子孫祭拜之苦,而將祭品分享之,難能可貴,為師亦在此嘉勉汝也。

童生曰:其實這也沒什麼,將心比心,如果我將來往生了,見子孫不孝未前來祭拜,心中亦會難過不已的,所以沒什麼啦!沒什麼啦!

濟佛曰:人之異於禽獸者,在於人知反哺之孝心,試見羊有跪乳之恩,鴉有反哺之義,何如身為萬物之靈的人們,反倒其心不如禽獸乎? 老衲觀童生之孝忱,雖母親已過往一年多,心中仍懷念著母恩母德,祭拜如儀,誠是難能可貴也,亦不愧是為師之好徒兒。

(就在濟佛師徒談論間,佛扇已以飛快之速飛臨東海水域上空,並潛入海裡面,一直飛一直飛,光線越來越暗,伸手不見五指,原來 佛扇已飛入深海中去了。)

童生曰:恩師啊!我怎麼覺得越來越難受了,水壓越來越大,我快喘不 過氣來了。

濟佛曰:賢徒勿驚!快服下為師之丹丸,可除去汝所受之壓迫也。

(此時童生趕緊將濟佛所賜之丹丸吞入口中,頓時感到神清氣爽,先前之壓力全沒了,令人十分舒服。)

童生曰:真神奇,丹丸一服頓覺全身舒暢無比,叩謝恩師。但恩師啊! 眼前一片烏漆抹黑亂嚇人的,萬一這時候來個什麼大海怪之類的, 徒兒豈不葬身海底,想起來就覺得心毛毛的,雞皮疙瘩掉滿地。

濟佛曰:放心好了,有為師在不用怕。

(就在此時佛扇停在一深海海床上,四周很詭異,師徒下了佛扇,正在張望四周景色時,突然間濟佛不見了,只剩童生一人站在深海 不見天日之處,此時童生有些慌了,一直呼喊著濟公活佛的聖號,就是沒人回應。)

童生曰:恩師啊!恩師!您老人家是跑到哪兒去了?怎麼突然間拋下徒 兒不管?莫非您老人家被大海怪吞了不成?您又沒教我法術,我又 無法獨自一個人回去,那我豈不成了海底孤魂了?

(說著說著就放聲大哭起來了。此時突然前方似乎有東西向童生迅 速游過來,童生還來不及回神,已被此怪物含在口中準備吃食。說 時遲那時快,此時濟佛突然現身,以佛扇向那怪物一揮,那龐然怪 物被定在海床上,只差那麼一丁點,怪物尖銳的牙齒已快咬到童生,此時童生已嚇出一身冷汗矣!)

童生曰:恩師啊!您老人家沒死,真是阿彌陀佛,徒兒還以為您老人家已經翹辮子了!

濟佛曰:呸!呸!呸!呸!呸!你才翹辮子了呢!為師是金鋼不壞之身,怎會不測呢?倒是你才該多保重呢!

童生曰:喔!說到保重,恩師啊!您老真不夠意思,丟下徒兒突然就不見了,真讓人擔心,且徒兒亦差點被大海怪吃了,真是的!

濟佛曰:哈!哈!為師是跟你開玩笑的,目的是試探你的膽量,怎的? 怕了吧!

童生曰:豈止是怕,嚇死我了,三魂七魄嚇得沒半條了。對了!恩師,那怪物究竟是什麼東西?烏漆抹黑的看不清楚,可否請恩師拿出夜 明珠照亮一切,讓徒兒看清楚好嗎?

濟佛曰:可以啊!

(此時濟佛從身上取出事先向地藏古佛商借之夜明珠,此時混沌不 明之深海頓時光亮無比,童生定神一看,阿嬤ㄟ!原來是一隻蛇頸 龍,其身長有十七公尺長,嚇得童生目瞪口呆,差點說不出話來。)

童生曰:恩……恩……恩師……師……師啊!那……那……那……東……東……西……西……是什……什……麼……麼……啊?

濟佛曰:哈!哈!你怎麼變成大舌頭了?待為師調其元靈出來,你親自 問牠不就知道了嗎?

(此時濟佛佛扇一揮,蛇頸龍之元靈被調出,原來是白髮蒼蒼之老 者,與先前所見之景象大相逕庭。)

老者曰:小神在此恭候濟佛佛駕多時,不周之處尚請濟佛及童生見諒。

童生曰:哼!見諒?你差點把我吃了,我還原諒你?真是無法原諒。

老者曰:我不知是濟佛來臨,以為是有外物入侵,故而準備將之吃掉,幸虧濟佛即時出現,否則恐怕你已不測了。

童生曰:還說呢,差點要了我的命!如果我沒了命,看你如何向玉帝交代?

老者曰:哈!哈!真的險些鑄錯,請見諒!

童生曰 :可否談談你之來歷? 老者曰:我乃四萬年前之蛇頸龍,因一直存在深海中,所以沒有被人類發現,除非發生海底大地震把我震到海面上。我曾將過往船隻捲起 來翻覆掉,吃食人類,因我犯下了好幾起類似的事情,故過往大海之船隻均心驚膽跳。

上天本派二郎神楊戩真君欲將我收伏,我苦苦 哀求,方才饒我一命,玉帝並敕封我為東海守護神,永在東海保護 過往船隻之平安。

濟佛曰:哈!哈!世人見之覺得如何?不可思議吧!深海中的世界世人 是無法探知的。今夜時間已晚就訪問到這裡,回去吧!

(此時濟佛佛扇一搧,老者之元靈投體。師徒二人上了佛扇,佛扇以飛快之速向全真堂而回。)

濟佛曰:全真堂已到,童生魂魄投體。可,吾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