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七回

濟公活佛 降

二○○六年三月十八日

歲次丙戌年二月十九日

聖示:世之為人師者,當以教化學子為己之職志,而非汲汲於官位之追求。吾常見有些教育工作者,忘卻己身原本投入教育工作之初衷,卻一味的打壓其他的同僚,而欲彰顯出己身之本事,或能力有多強,以求主官(管)之青睞,而得以晉升仕途,當組長、主任、校長之職。不專心為百年樹人而努力,卻只圖己身之榮華富貴,尸位素餐,以為無人知曉,此輩誤人子弟之教育工作者,終將受到上天嚴厲之懲罪也。

濟佛曰:傻徒兒ㄟ,遊歷著書去矣!

(此時濟佛口唸真言,童生元靈隨即被調出。)

童生曰:徒兒在此向活佛師尊叩請聖安!

濟佛曰:賢生免禮,可出發遊歷著書去矣!

童生曰:徒兒遵命!

(此時濟佛口唸真言,濟佛將佛扇往空中一丟,佛扇隨即變大,師徒二人上了佛扇,佛扇以飛快之速,向今日參訪之目的地出發。)

童生曰:恩師剛才之感觸,徒兒心有同感。

濟佛曰:可將你之感想說說。童生曰:徒兒身在教育界工作,見現今之教育工作者並非真心在辦教育,欺上瞞下者有之,狐假虎威者有之,汲汲於己身之仕途者有之,似乎對學生有無寸進毫不在乎,更不用談對學生之關懷與照顧。又有奉承阿諛者,藉捧上位之歡欣,對同僚頤指氣使,欺壓他人,猶沾沾自喜者有之,此皆教育者之敗類。但此現象多得不勝枚舉,以前努力辦教育之真正教育家已蕩然無存矣!

濟佛曰:賢徒說得好!這也正是為師所擔憂者。教育乃百年樹人之大事,為教育工作者乃前世有福報之人,今世方得為人師表,但卻不知以身作則,教化學生歸於善美之境,反而汲汲追求著己身之仕途,棄國家民族幼苗於不顧,怠忽爾職,未認真努力辦學,實有負學生家長之付託。如此不認真教學,焉能有好的未來希望可言?一代不如一代,國家如何得以強盛發展?不但己身造罪造業,更將淪為水族之身出苦無期也。

童生曰:恩師啊!人為善為惡皆在一念間,天地鬼神知否?

濟佛曰:人心一動念,三界鬼神皆知之。童生曰:徒兒見現今社會上很多人不信鬼神之說,尤以教育工作者為然,因其言子不語:「怪、力、亂、神。」故噤口不提,甚至否定鬼神之存在,令徒兒莫名,可否請恩師釋疑。

濟佛曰:子不語者多著呢!比如說,子不語:「電燈、電扇、手機、電視、冷氣機、細菌……等。」難道這些東西就不存在了嗎?那大家為何在使用呢?當初孔夫子之意乃要世人先盡人道,再事鬼神,方不致本末倒置也。孰知世人斷章取義,以此來謂鬼神乃無稽之談,實乃大錯特錯矣!

童生曰:鬼神之有無世人爭論數千年之久,一直未能讓所有人信服,只因「看不見」故言其未存在。但徒兒自開天眼後,所見靈界之種種又是那麼真切,真想讓所有人也一同見證,但又無法達成,只能隨緣渡化,真是莫可奈何,惟有感嘆世人難渡耳。

濟佛曰:賢生之感慨亦是為師及母娘之感慨,故亦只有努力渡之耳,無緣者亦不用勉強,只能怪其沒善根罷了。

童生曰:像這次塗啟文師兄手術住院,徒兒千里迢迢從新竹南下至高雄市立小港醫院看他。在其病房隔壁住著一位原住民阿嬤,一直喊著胃部不舒服痛死了,只見醫生拿各種藥給她吃都沒有用,最後只得動手術。但徒兒用天眼一看,只見一隻大山豬用其尖銳之利牙,頂住那位阿嬤之胃部,用力的刺,用力的頂,痛得那位阿嬤難過得哇哇叫,卻也無法止住疼痛。經與那位山豬之靈溝通後才知道,原來該阿嬤向來喜歡吃山豬肉,每餐必佐之,因此那隻大山豬死後心有不甘,以尖牙頂阿嬤的胃部,讓她痛苦難耐。真想上前去告訴那位阿嬤我所見之真實景象,但又恐她不信故而作罷。類似此種情形,又比如我服務學校之護士阿姨,在一年多前有次帶學生去保健室擦藥,見其身後站了二位冤欠冷眼笑著,見了令人不寒而慄。徒兒曾告訴她要小心,因在徒兒的直覺裡,一旦被冤欠跟上,就是等同要妳(你)的命。可惜那位護士阿姨不相信,結果半年後她在回家的路上被車子撞到,導致視網膜受傷,眼睛不適,一年後又被診斷出罹患眼癌,現正在做化療中,即使到這個節骨眼,仍然不相信有鬼神的存在,只相信科學。像這樣不相信鬼神者大有人在,徒呼奈何!

濟佛曰:這也是諸天仙佛最感無力之處啊!但亦不可因而放棄度人之念,仍要努力修行,將鸞音普化於世界上每一個角落,以不負母娘及諸天仙佛殷殷之佇望才是啊!

(就在濟佛師徒談論間,佛扇已潛入東海水域,來到一處平坦之海底盆地上。見海底下珊瑚色彩繽紛,五顏六色,又見小丑魚、七彩神仙魚等熱帶魚類悠游其間,令人好生羨慕其生活之悠哉。此時突然出現一隻大蝠?向童生游過來,嚇得童生落荒而逃。)

童生曰:恩師,救命啊!有一隻龐然大物向徒兒游過來,您再不救救徒兒,徒兒會被其吃掉!

濟佛曰:哈!哈!傻徒兒不用慌,眼前這隻龐然大物叫「蝠鱝」,也叫「鬼魚」,個性很溫和,牠不會吃掉你的,不用怕,快出來!

(原本童生見蝠鱝向其游過來,二隻鬼腳做吃食狀,怪嚇人的,童生一時心慌,跑到濟佛的胯襠下躲起來了。)

童生曰:真的嗎?恩師你會不會騙人?那隻蝠鱝看起來有一千三百多公斤,兩翼張開將近七公尺長,那兩隻鬼腳一直在攫取食物來吃,又向徒兒游過來,徒兒才會以為牠要攻擊,吃食徒兒哩!嚇我一跳,害徒兒嚇出一身冷汗來。

濟佛曰:為師何時騙你來著,你有沒有看到蝠鱝上面還有二條小鮣魚,牠們就是我們今夜訪談的對象,待為師施法調出其元靈,你便可知曉矣!

(此時濟佛口念真言,只見蝠鱝及背上之小鮣魚突然一動也不動,然後突見三條元靈從其體內飄出,原來是一位五十多歲的中年人,一位四十多歲的婦人及一位三十多歲的年青人,三人神情落寞的飄向濟佛與童生跟前。)

蝠鱝曰:你們是何人?怎麼到水底來?又以何妖法將我等定住?

童生曰:我與身邊這一位鼎鼎大名之「濟公活佛」,師徒二人奉旨著作《四海遊記》,今夜訪問到你們是你們之福氣,快將你們

在世所做惡行說出,以悟世人,或可將功抵過也說不定。

蝠鱝曰:說來慚愧,我本一小學校長,因我之心並不在真正辦學,一心只在追求己身之官位升遷,對上面教育局長官吹吹捧捧,

對底下教師卻是一毛不拔。如有那位老師不聽話,我會叫其他組長或主任去修理他、排擠他,讓他自己受不了而自動離開。在學校搞小團體,培植屬於我個人之親信及惡勢力,故一般老師被我暗整或修理均敢怒而不敢言,以為神不知鬼不覺。旁邊這二位,一位是主任,一位是組長,均是我得力之手下,本來以為我如此做瞞得過頂頭上司,但卻瞞不過上天之法眼。我經常借職務之便中飽私囊,收廠商之回扣,對學生之功課無法進步,品德之無法提升,卻始終置之不理。那二位主任及組長,為討好我即處處奉承阿諛,聽我之使喚去打壓不聽話之教師。致使校內教師均攝於我的淫威而敢怒不敢言,自己心中亦甚為得意,以為沒有鬼神。孰不知在我五十九歲那年,一次主持校務會議時,突然中風倒地不起,抬送至醫院時已回天乏術。而那二位狼狽為奸之主任、組長,亦於護送我去醫院途中,因救護車開得太快而撞車,以致雙雙命喪黃泉。歿後三人同至地府,冥王謂吾等身為教育工作者不知努力辦學,反而藉權勢以欺人,故而判吾三人入各殿受懲罰,處罰完之後又被判投胎水族。背上之二條小魚即是我的主任與組長,三位形影不離,受水族之懲罰。

濟佛曰:老衲相信世之教育工作者,若見聞此篇鸞文當深自惕醒,以免重蹈覆轍也。可,今夜著書時間已久,回去吧!

(此時濟佛口唸真言送回三位魚靈。師徒二人乘上佛扇,佛扇以高速向全真堂而回。)

濟佛曰:全真堂已到,童生魂魄投體。可,吾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