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六回

濟公活佛 降

二○○六年三月十一日

歲次丙戌年二月十二日

聖示:老衲觀現今世之大弊病在於「口無遮攔」,怎麼說呢?不管是政治人物也好,或是一般士、農、工、商各行各業也好,常喜道人長短,說人是非,白的說成黑的,黑的也說成白的。尤其到了選舉時更甚,為了當選可以信口雌黃,顛倒黑白,甚至污損他人之名聲亦在所不惜。世人普遍存在之錯誤想法:只要不殺人、不放火,其他的事可胡謅都沒有關係,誠不知「刀劍傷人,僅止於表皮,但言語傷人則傷人心、傷人名節,更甚至於傷人命。」此皆世人所當警醒者也,否則任你善事做再多,卻口刀傷人無數,則恐怕過多於功,待惡貫滿盈之時,必受上天之惡懲。望世之人於發言之時多三省吾身,己身是否誠正、信實?自己有否確實踐履?多以寬容之心原諒他人,多讚美別人,少批評他人之是非,則自可無口過矣!

濟佛曰:傻徒兒ㄟ,遊歷著書去矣!

(此時濟佛口唸真言,童生元靈隨即被調出。)

童生曰:徒兒在此向活佛師尊叩請聖安!濟佛曰:賢生免禮,今日天候甚佳,你我師徒乘坐佛扇遊歷著書去矣!

童生曰:是!遵命!

(此時濟佛口唸真言,手中佛扇頓時變大,師徒二人上了佛扇,佛扇以飛快之速,向今日之參訪地出發。)

童生曰:方才聽恩師一席話,心中頗有感觸。

濟佛曰:徒兒心中有何感想可說說無妨。

童生曰:不管在什麼地方,總見大家三五成群在聊天,若聊的是勸人為善,勸人修行之話還好,絕大多數之人閒聊之話題是說人是非、道人長短,說這個不好,說那個差勁,好像全天下只有他最好。每見三姑六婆流言蜚語、道人是非、壞人名節,每引以為樂,實在真不應該。

濟佛曰:然也。言之出如利刃般,傷人於無形,不可不慎!

童生曰:恩師啊!吾輩修行之人當如何做,方可避免口過之來呢?

濟佛曰:亦只「謹言慎行」耳,多保持沉默,少道人長短是非,多宣揚聖訓,多善言善語成全他人,激勵他人之榮譽感,遮掩他人之過失,使其棄惡從善,方是吾輩修行者應有之典範。

童生曰:恩師啊!如若他人惡意中傷我們,當如何自處以避免心中怒火之爆發呢?

濟佛曰:賢徒問得好!這也是一般人最難做得到的。世人常因他人之一句批評之語就氣得怒火中燒,以致於做出令人遺憾之事,「是非只為多開口」,甚至命喪黃泉。老衲奉勸世人在遇他人無端詆毀與毀謗之時,應先捫心自問:「我有無上述之缺失?」有則改之,無則勉之,不用動氣。因所有人都說你對,你也未必是對;反之,所有的人都說你錯,你也未必是錯。

童生曰:恩師啊!您愈說,徒兒愈「霧煞煞」(台語,即不懂之意),請問其詳?

濟佛曰:這道理很簡單,俗語說:「眾口鑠金。」只要人一多,白的可說成黑的,黑的可說成白的,大家可能因一時懼於權勢,明知其不對,但為求自保,只得隨口道說他對,實則不然。又比如,眾人都說此人不好,並非他就不好,因他可能一時因權宜,為達成另一更高更遠之目標而甘自受辱。如張自忠將軍,他如今英靈在南天御林軍任將軍乙職,繼續保護著芸芸眾生。他在抗日之時,曾被批評為漢奸、走狗,但實忍辱等適當時機給日軍一擊,成就萬古英名,你明白嗎?

童生曰:徒兒終於聽明白了。

(就在濟佛師徒談論間,佛扇已快速穿越海面,向一處鯨魚群聚之處飛去。)

童生曰:好熱鬧啊!徒兒還是第一次看見那麼多鯨魚群聚一處。咦?牠們好似在彼此交談著,只是徒兒聽不懂罷了。恩師啊!可否調其中一隻元靈出來訪問呢?

濟佛曰:那沒問題,亦是今夜此行之目的也。

(此時濟佛口唸真言,調出其中一隻最大之母鯨,只見其原本正張開血盆大口在吃食著小魚,突然間一動也不動,只見一團靈氣從其身上飄出,仔細一看,原係一風姿綽約之少婦。)

少婦曰:你們是誰?我正在享受我的晚餐,及與同伴閒話家常之際,怎麼一陣暈眩,身子一動也不動之後,全身突然輕飄飄現出本靈,你們是誰?

童生曰:這位鯨魚姐妳好!我是南天直轄全真堂正鸞生,這位是鼎鼎大名,轟動武林,驚動萬教的濟公活佛。今日藉著作《四海遊記》乙書,與活佛恩師訪遊四海海域,訪問水中之各式生物,藉其因果之批露,達到勸化世人之目的。今日是妳之福氣,可否談談你在世為人之情形,及為何歿後被貶為鯨魚身?

少婦曰:說來還真慚愧,誰叫我生來命好,自嫁夫之後,因我長得漂亮又能言善道,身材又婀娜多姿,美豔動人,不像現在之鯨魚身相,醜不啦嘰,真是羞死人了,嗚……嗚……嗚……。

童生曰:這位鯨魚姐姐求妳不要哭,我這一生最怕女人哭,快別哭,乖!趕快說說你犯何過失?可藉此機會勸化世人,也可將功抵過,或許下輩子就可重返人身也說不定。

少婦曰:真的嗎?

濟佛曰:不錯!只要妳能誠實說出,老衲可保爾下輩子能得轉人身也。

少婦曰:我自嫁入豪門後,因長得漂亮又能言善道,故經常在各社交圈打轉。仗著三寸不爛之舌,經常藉著聚會時,言語中傷他人之名節及商場之商譽。因我能言善辯,每每讓他人信以為真,弄得人家夫妻吵架甚者仳離。亦有公司行號商譽受損而關門大吉,負債累累。不但如此,也挑撥妯娌間之感情,鬧得我先生與其兄弟最後失和,提早分家。我因閒閒沒事幹,每見他人不合或分離,心中即有一股快感,孰料在吾三十四歲那年,突然得了口腔癌,正值青春年華即身殞命喪,我好不甘心。

童生曰:妳不甘心?那被妳言語挑撥、家破人亡的人,又何其無辜與不幸,妳應說說妳死後的情況才對啊!

少婦曰:我死後被鬼差押至地府,冥王謂我身為婦道人家,不但不知三從四德,反而道三弄四,言人是非,造作口業,罪不可逭,判入拔舌獄三十年,其間所受之苦非他人可知。受刑期滿後,本被判為鯨魚五世,再投身為喑啞人士,口無法言語,身受貧病而亡之報。想起來還真後悔,悔不當初,嗚……嗚……嗚……。

濟佛曰:「既知今日,何必當初?」世人每為因果業報之臨身時,所受之痛苦折磨而懊悔不已,為何不在生前就謹守「口德」呢?望世人今日見此母鯨之語能幡然醒悟則幸甚!可,今日時候也不早了,回堂去吧!

(此時濟佛佛扇一揮,此少婦之元靈被送回母鯨身上,母鯨眼眶好像泛著淚光,與剛來之時判若兩樣,由此可知,即使身為畜牲亦有其靈性在也。濟佛師徒上了佛扇,佛扇以飛快之速向全真堂而回。)

濟佛曰:全真堂已到,童生魂魄投體。可,吾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