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回

濟公活佛 降

二○○六年三月四日

歲次丙戌年二月初五日

聖示:人為萬物之靈,當體上天有好生之德,當慈心於物,不可隨意虐待或殺害動物。須知萬物眾群生誰不愛惜自己的生命?人為萬物之 靈,當愛恤其他動物之物命,不得以弱肉強食之觀念來吃食及殘殺 物命,如此不但可長養慈悲之心,又可免造殺業,何樂而不為呢? 勉之。

濟佛曰:傻徒兒ㄟ,遊歷著書去矣!

(此時濟佛口唸真言,童生元靈隨即被調離。)

童生曰:徒兒在此向活佛師尊叩請聖安!

濟佛曰:賢生免禮,可出發著書去矣!

(此時濟佛口唸真言,手中佛扇頓時變大,師徒二人上了佛扇,佛 扇以飛快之速,向今日參訪之目的地出發。)

童生曰:恩師啊!今晚之月色真漂亮,坐在佛扇往下一看,整個大地變 得非常渺小,徒兒每見此景心中總有很大之感觸:那就是人到底在爭什麼?看到整個山河大地盡在腳下,好像小時候在玩家家酒,所 有的建築物都像火柴盒一般,真讓人想拋下一切,投向虛空的懷抱。

濟佛曰:吾徒素具慧根,年方十八即知向道而修,如今已歷二十七載,可謂是一段漫長之路。你能代母娘分擔憂愁,廣渡眾生航向彼岸之 無極仙鄉,實乃功德無量也。

童生曰:恩師您又取笑徒兒了,徒兒甚覺汗顏,得之於眾生者多,自己 付出的少,卻蒙恩師如此誇讚,愧不敢當。

濟佛曰:人生如過眼雲煙,稍縱即逝,若非勤修有素,則六道輪迴不止,生生世世在六道中打滾,出苦無期矣!

童生曰:恩師啊!今日本堂來了位貴賓,那就是李點傳師,他日即將赴越南開荒辦道,不知恩師可否訓勉幾句以勉之?

濟佛曰:哈!哈!李徒兒代娘辦道,宿夜匪懈,勞心勞力,任勞任怨,可為諸子之榜樣,惟因宿業之關,仍未達兩平之境。 為師望李生能 再接再厲,終止於成,則庶幾不負母娘倚閭之望,數語以勉之。越 南之行暗藏阻礙,望李生於遇到困難險阻之時,默念為師之聖號, 為師自會助佑於汝也。

童生曰:感謝活佛師尊慈悲之開示,我想李點傳師聽了應有無比的欣慰才是。末學也在此祝李點傳師開荒順利,圓滿成功。喔,對了!前些日子,徒兒在電視上看了一幅很殘忍的畫面,那就是歹徒們為了試槍,竟然到山區拿流浪狗試槍。只見屍橫遍野,沒死的也滿身是 彈痕,有一隻僥倖存活下來,雖身上中了好幾槍,卻因未中要害而存活了下來,見之令人鼻酸。又曾見有人以橡皮筋綁在小狗的脖子上,久之潰爛而亡,令人不忍卒睹,徒兒每思及此不禁潸然而淚下。

濟佛曰:吾徒心腸慈悲,痌瘝在抱,民胞物與,物吾與也,不愧是為師之好徒兒。這也是為師雲遊所見最感寒心之事,為何生為萬物之靈的人們,人性沉淪至此?簡直連禽獸都不如。試想,如果身分對調,你是那隻流浪狗,牠變做是你,對你施以同樣殘酷之手法,汝受 得了嗎?將心比心,何苦偏做此慘無人道之惡行呢?須知善惡到頭 終有報,不是不報,實乃時辰未到故也,今日雲遊之地即是明證也。

(就在濟佛師徒談論間,佛扇已以飛快之速,向今日參訪之目的地 而來,只見水深甚深,已達水下二百公尺。海水一片混濁,但隱約 中可見有魚在游動,暗藏殺氣。童生與濟佛下了佛扇,立在一凹地 間,只見四周奇石林立,各種深海魚類一一浮現眼前。但是突然間,牠們被某種不知名魚類突襲而吃食,看得童生傻了眼,嚇得「皮 皮剉」(台語,雙手、雙腳不停顫抖之意。),迅速跑躲到濟佛身 後,掩面不敢直視。)

濟佛曰:傻徒兒ㄟ!怕什麼?有為師在此,還怕牠吃了你不成?

童生曰:恩師您答對了!萬一被那水中怪物吃掉,我豈不變成海底孤魂野鬼矣!那全真堂怎麼辦?母娘所賦予之重任又如何交代?

濟佛曰:哈!哈!哈!說你傻,你還真傻,難道為師會坐視不管嗎?豈會帶你來,而讓你葬身於此?那為師亦難向上天交待,不是嗎?

童生曰:說得也是,好!那徒兒就勇敢地走出來,看看那些怪物敢把我怎麼樣?

(說時遲那時快,已有一隻怪物迅速游向童生做撲食狀,嚇得童生 拔腿就跑,此時濟佛佛扇一搧,那隻怪物就被定在海中一動也不動,此時童生已嚇出一身冷汗了。)

童生曰:阿娘ㄟ!恩師啊!我……我……我……(童生突然變得結巴)差點被怪魚吃掉,嚇煞我也。

濟佛曰:哈!哈!勿驚!勿驚!吾徒且定下神來,仔仔細細描述怪魚一番。

童生曰:遵命!眼前這條一動也不動之怪魚,長大約一百五十公分,約略像一個國小六年級孩童般高,但游泳速度非常之快,比任何魚類 還快。滿嘴利牙,一副吃人的嘴臉,令人不寒而慄,真是駭人。

濟佛曰:為師可調其元靈出來,你可以跟牠談談。

(此時濟佛口唸真言,此怪魚之元靈隨即被調出,原來此怪魚之元靈乃一兇狠之惡漢,身高九尺,體格魁梧眼光兇狠,令人見之生畏!)

魚靈曰:你們是何人?怎會到深海來玩?又沒戴氧氣罩或乘坐潛艇,真是奇怪?而且身子是半透明,且那位身穿袈裟的老和尚身上還金光 閃耀,甚是奇特。

童生曰:這位怪魚兄您好!請問您是什麼魚啊?怎沒見過您呢?方才您看到身上發出萬丈佛光,通體晶瑩剔透者,乃是家師濟公活佛是也 !我是南天直轄全真堂之正鸞生全筆童明清,因我與恩師乃奉旨遊 歷東海水域,採訪因果案證,以悟世人勿再為非作歹。今日訪問到 你是你的榮幸,望你能說說你的來歷,以悟世人棄惡從善,也是功 德一件,也可助你早脫水籍,重新投胎做人。

魚靈曰:原來如此!難怪剛才見濟佛佛扇一揮,我即全身動彈不得,真是佛法無邊啊!我可簡單說說。其實我是一條深海鯊魚,雖說海水 甚為混濁,且地形凹凸不平,但我的嗅覺卻十分靈敏,可以嗅出方 圓五十公尺之各式深海魚類。氣味一旦被我鎖定,即無法逃脫,必致生吞活食方才罷休,算是深海中相當凶猛之魚類。但想起我的前 世則不堪回首,我自小特喜虐待動物,像蠶寶寶,我會將之放在椅 子上活活坐扁;流浪貓、狗,我會用毒吹箭射之,讓牠們中毒身亡,或者拿長槍無故射之,每見其懨懨一息方才痛快吾心。更有甚者 以橡皮筋套之,令其頸部潰爛、痛苦,哀嚎而亡;又設捕獸夾補捉 臺灣黑熊,將其手掌活活剁下,然後將牠關在鐵籠中抽其膽汁,一天三次,讓其痛苦哀嚎,我卻引以為樂,致積一身之罪業。在一次上山途中,突被一群惡犬攻擊,全身被咬得體無完膚,身首異處, 結束我罪惡之一生。歿後地獄慘刑自不在話下,冥王謂我慘無人性,命我投胎水族為深海鯊魚,望我能痛改前非,但我卻依然故我, 仍舊弱肉強食,看來永生永世難返人身矣!

濟佛曰:若論你之一生則積罪難以盡數,今日念你誠實說出,代天宣化有功之份上,老衲命汝等守護弱小之魚群,不要任意殺害,如此能 遵吾佛之語,待汝命終,老衲自來渡汝也。

魚靈曰:叩謝濟佛慈悲!我們一定會遵濟佛之語而為,不再弱肉強食,反倒要成為深海的守護神。

濟佛曰:甚善!甚善!果能如此,老衲當奏請敖龍,封你等為深海巡護使乙職,使汝等有造功立德之機。

魚靈曰:叩謝活佛慈悲! 濟佛曰:傻徒兒ㄟ,時候不早,回堂去吧!

(此時濟佛口唸真言送回魚靈,師徒倆登上佛扇,佛扇以飛快之速 向全真堂而回。)

濟佛曰:全真堂已到,童生魂魄投體。可,吾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