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回

濟公活佛 降

二○○六年二月十一日

歲次丙戌年正月十四日

聖示:為人處世若不知「孝」,無以為人也。孝之於動物,如羊有跪乳之恩,鴉有反哺之義,豈可身為萬物之靈的我們,卻將孝德拋諸於腦後呢?豈不可恥哉!老衲之言句句肺腑,望世之人能猛然醒悟,盡孝於雙親之膝下,庶幾不枉為人也,否則不但地獄有份,更將淪落水族之身也,勉之。

濟佛曰:傻徒兒ㄟ,遊歷著書去矣!

(此時濟佛口唸真言,童生元靈隨即被調出。)

童生曰:徒兒在此向活佛師尊叩請聖安!

濟佛曰:賢徒免禮,可出發。

(此時濟佛吹口真氣,手中佛扇頓時變大,童生與濟佛上了佛扇,佛扇以飛快之速,向今日之參訪地,東海水晶宮挺進。)

童生曰:恩師啊!徒兒今日特別感到高興。濟佛曰:為什麼?童生曰:因今日放生時,徒兒看見天官大帝自天而降,賜福予參與放生之師兄、師姐及眾善信大德。又見天上聖母娘娘,手持功果簿站在雲端,拿著一枝毛筆,一直記錄來參與放生之師兄、師姐及眾善信大德,一身紅色仙妃服,真是莊嚴又喜氣洋洋。又見南海古佛恩師,手持楊枝淨瓶,以楊柳枝沾點淨水,淨灑放生會場。所有放生蛤蜊及眾師兄、師姐、參與之大德,經過淨水之淨灑後,靈光愈發清明。且見來參與者有愈來愈多之象,心中湧起一股莫名之喜悅,足見「德不孤,必有鄰」也。

濟佛曰:哈!哈!能蒙天官大帝降臨賜福,誠乃不易之事也。這也是全真諸子近年來努力放生,發行《全真月刊》及諸善書渡化世人有功,故而感動天官大帝降臨人間,賜福與大眾也。童生曰:恩師啊!徒兒前幾天見新聞報導,有一八旬老婦,將名下房子過戶給六名子女,又將身上積蓄數百萬平分予六子。本想老伴死後能輪流至六個兒子家中,受兒子之孝養,沒想到卻被當「人球」踢來踢去,且到六兒子家中想見么兒,卻被擋於門外二、三天不得其門而入。鄰人看不過去,帶老婦去報警,老婦始潸然淚下,訴說其六子不孝之行徑,令人聞之不勝唏噓,想必恩師必有同感吧!

濟佛曰:賢徒問得好!問得妙!這也是老衲雲遊三界,最感辛酸與無奈也。故而老衲請旨上奏母娘及玉帝在下部聖書著作與「孝」有關之故事,以提醒知孝、行孝的道理,承歡於雙親之膝前,報答父母劬勞養育之深恩。

(就在濟佛師徒談論間,佛扇飛臨東海水域之上空,佛扇以快速入水之方式,「撲通」一聲,隨即潛入海中。只見成群魚兒游來游去,好不悠閒,越近深海越是美麗,只見珊瑚長在嶙峋之怪石上,好像惡魔之雙角,邪惡中又帶點美麗。不一會兒的功夫,佛扇降臨在一牌樓之前,牌樓前有二名巡海夜叉守在前面,大聲喝止!)

夜叉曰:站住!前面來者何人,焉敢擅闖東海水域,該當何罪?

濟佛曰:巡海夜叉可不認得老衲?

夜叉曰:喔!原來是濟佛駕到,小的有眼不識泰山,還望濟佛慈悲赦宥!

濟佛曰:哈!哈!不知者無罪,快請起吧!童生還不快向巡海夜叉頂禮!

童生曰:是!下生臺疆南天直轄全真堂正鸞生全筆童明清,在此向巡海夜叉叩首問安!夜叉曰:童生免禮,久聞通天全筆之大名,如今一見果然不同凡響,仙風道骨令人感佩也。童生曰:不敢!不敢!下生承當不起。

濟佛曰:哈!哈!我看就不用再客套了,快帶我去見你家龍王吧!

(就在濟佛話剛說完,龍王已帶龍子、龍孫、龍婆、龍女、鯉總兵、鯁提督、鱔力士、龜相、鱉帥、鼉將、蝦兵、蟹將……等水族,前來迎接濟佛師徒至水晶宮也。)

敖廣曰:小龍在此向濟佛叩請聖安,頃刻前已奉玉詔,故而帶領東海水族前來迎接濟佛師徒也。

童生曰:下生在此向東海敖龍王叩首請安!以往只在小說之描述中有聞龍王之像,今能一睹龍顏真乃三生有幸也。咦?怎麼龍王身邊有一蝦兵一直掉著眼淚,莫非砂子跑進眼睛裡去了不成?不對!不對!深海中哪來「風飛砂」?恩師啊!這是怎麼一回事呢?

濟佛曰:哈!哈!既有疑問,把那蝦兵叫來問一問不就知道了嗎?童生曰:對啊!那請蝦哥哥往前一步說話好嗎?

(此時蝦兵含著眼淚往前,跪在童生及濟佛面前啜泣不已,令人鼻酸。)

童生曰:蝦哥哥你不要哭,有什麼事好好講,我會向龍王說情,放你一個長假,讓你出去外面透透氣如何?

蝦兵曰:(差點笑出來)不是啦!恩公您不認得我了嗎?

童生曰:(摸一摸腦袋,一副丈二金剛摸不著頭緒之感)蝦哥哥抱歉,貴人多忘事,我已不記得了,你能不能直接說之,免得我費疑猜。

蝦兵曰:恩公!您記不記得數年前,您及令弟童明燦及令尊童俊嶺,三人合資將吾買下放生到大海中。當被漁販捉上來時,我以為我死定了,因為會被活活宰殺,一刀一刀地切割著身上的肉,再放乾身上的血,痛苦而亡。有者將我等蝦類放在烤肉架上直接活活燒烤至熟,我們所受之痛苦更是數百千倍於前者,美其名曰:「地獄炭烤」,實乃殘忍之至也。

童生曰:喔!你這一說,我想起來了,你還活著,我以為你死了呢?蝦兵曰:恩公莫開玩笑,您們父子三人善心放我回歸大海後,幸得頭前溪河神之助,帶我至龍宮修行至今。我之能活到今日,真感謝恩公之大恩大德,假使將來我在水底能修成正果,定要反報於你們的。

童生曰:好說!好說!俗云:「施恩不望報,望報不施恩。」放了你,我們反倒心靈更加喜悅呢!喔!對了,可否請你簡單說說你為何會淪為水族身?以儆世人。

蝦兵曰:說來慚愧!我本一富家子,因前世有積德,故投身富家為公子。但因家境富裕,不知努力上進,整日游手好閒,與人飆車競速。在一次超越對方車子的時候,不慎撞上對向來車,因撞擊力道猛烈,遂被拋出車外,當場頭殼破裂,腦漿四溢而慘死,亡年才廿一歲。當我的父母聞訊趕來已晚矣!故我在此奉勸全天下之青少年莫飆車、莫逞強,到頭來害人害己也。魂至地府,冥王謂吾不知親恩之未報,隨意浪費己身寶貴之生命,罰吾輪轉水族身,以為懲報也。

濟佛曰:哈!哈!無心放生,竟在水裡相逢,也是美談。望世人多行放生善舉,放生之水族雖一時不能回報,但待其修成正果後,必反報於汝也。好了,時間不早,徒兒拜別龍王及諸水族,回堂去吧!

童生曰:是!遵命!下生拜別敖龍王及東海諸水族大哥、大姐們,拜拜!後會有期。

(此時濟佛師徒上了佛扇,佛扇以飛快之速向全真堂而回。)

濟佛曰:全真堂已到,童生元靈投體。可,吾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