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回

濟公活佛 降

二○○六年二月四日

歲次丙戌年正月七日

聖示:新的一年之開始,老衲在此向諸賢生及眾善信大德拜個晚年,祝大家身體康健,道程順遂,年年平安,事事順遂。

(此時濟佛口唸真言,童生元靈隨即被調離。)

童生曰:徒兒在此向恩師拜個晚年,祝恩師新年快樂!

濟佛曰:開春首次著書,更顯喜氣洋洋,可出發。

(此時濟佛口唸真言,濟佛手中之扇頓時變大,師徒二人上了佛扇,朝向今日首遊之目的地出發。)

童生曰:這次著作《四海遊記》,徒兒倍感興奮,因龍宮之謎,世人少有知之者,除《西遊記》有提到些許外,世人對龍宮之認識幾乎是零,究竟龍宮是何由而形成的呢?

濟佛曰:你這問題問得很好,為師簡而答之。自盤古開天闢地之後,天地漸漸形成。盤古大帝為讓天地分開不再復合,於是以其身體支撐天地,一年長高一丈,一共經過一萬八千年之久,天地始永久分離,盤古大帝之身軀亦化為大地之山川、海河嶽及天上之日月星辰。亙古之前有一條金龍在盤古大帝開天闢地後不久即存在,其道行已歷好幾劫,可謂與天地同壽。後其生下九子,其中一子即今日世人所見之龍形,其投胎人間為人即敖姓人家。後四人分別證果,復歸其位,成為今日四海之龍王,此乃簡述,如要詳言,非今晚著書可說完。

童生曰:感謝恩師之開示,那亙古已存在的那條金龍,現在何處?

濟佛曰:其在無極理天之金龍洞天,已久未下凡。

童生曰:之前徒兒也曾懷疑世間是否有龍之存在,一直到著作善書《因果遊記》乘龍出遊,始確信這世間有龍。但只有徒兒見著,可惜眾生無由得見,如果有機會見著,一定可增加人們對仙佛及無形法界之信心。

濟佛曰:怎會沒有呢?八七水災時觀音菩薩騎龍顯化之相,尚在人間。就算顯化給世人看,世人亦不信,徒嘆奈何?

童生曰:恩師說得也是,看不到不信,看到了還是不信。世人啊!世人!快快猛醒吧!

(就在濟佛師徒談論間,佛扇飛臨頭前溪的上空,直接降在平時放生之處。)

童生曰:恩師啊!我們不是要去龍宮,怎麼先到頭前溪放生的地方來呢?

濟佛曰:哈!哈!沒錯,這正是今夜首遊之地。童生曰:那要訪問誰呢?濟佛曰:祂就站在你身邊,你怎麼沒看到呢?

童生曰:在哪兒?在哪兒?(童生猛然回首一見)阿嬤ㄟ!怎會這麼恐怖!

(原來在童生身後,頭前溪河神已奉玉詔恭候多時,為免童生驚嚇,特先隱身,藏於童生之後,以免嚇著童生。只見此河神,長相怪異,魚首人身,長相其醜無比,難怪童生見之,大驚失色。)

濟佛曰:徒兒勿畏,還不快上前向河神頂禮問安!

(此時童生慢慢從濟佛背後走出,躡手躡腳行至河神面前,唱個大喏,又縮到濟佛背後去了。)

河神曰:童生勿驚勿畏,我雖魚首人身,但吾亦是玉帝所敕之正神,專門護佑漁民之捕魚平安順遂。全真堂這八年多來之放生,我都在旁邊幫忙帶領放生之蛤蜊回到東海水域修行,你都還沒謝我呢!

童生曰:真的嗎!下生失禮了,只以外表來論人,亦失之偏頗。河神雖外表醜陋,但內心良善,護佑討海之漁民平安,漁撈豐收,可謂功德不貲。不像世人有者衣冠楚楚,但卻包藏禍心,騙人、坑人、害人,這些人與河神您比起來,可是天與地之別也。

河神曰:哈!哈!我又沒請你吃糖,你怎麼把吾說得那麼好呢?童生曰:下生只是實言耳。喔!對了,既然訪問河神,能不能談談您證道之經過,也好啟悟世人,也算功德一件,如何啊?河神曰:吾神證道之經過,不足掛齒,還是不提好了。

濟佛曰:既奉玉詔著書,即是要探訪水族成道之經歷及因果,河神不妨說之以悟世人。

河神曰:既然濟佛如此說之,那小神就直言了。在我還沒當河神之前,我本是一條大鱸鰻。常見水中生物,大魚吃小魚,弱肉強食。我心生保護弱小魚群之心,因吾身長夠長夠大,故常以身來保護小魚兒們。有次見到鯊魚在攻擊一尾大魚,多條齊攻,眼見那大魚漸漸不支,形將敗退被吃食之際,吾挺身而出與數尾虎頭鯊對抗。最後終因寡不敵眾,我與那條大魚皆被虎頭鯊吞食。亡後,一條魚魂歸於九幽之下,冥王謂吾雖為魚類,但有正義之心,不以大欺小且能保護弱小之魚群,並能以身救其他之魚,雖沒成功而命喪黃泉,但比起人類之貪生怕死,見死不救比起來,真是難能可貴。故而上奏於天,玉帝嘉吾之義行,特敕封我為頭前溪之河神。我自三百年前受封後,一直沒忘自己之重任,時常護佑往來之漁民安全,並曾有次見一婦人因家庭起風波欲投河自殺,吾化一漂流木讓其抓著以免滅頂,後來那婦人因水冷受不了,而自動游回岸上,回家與夫團圓,成全了一個家庭免於破碎。

濟佛曰:難得河神如此庇佑及護佑眾生,義行可感,老衲亦賜汝五百功以嘉勉汝之義行。在此老衲奉勸世人,當法河神之見義勇為之精神,及保護弱小之善行,為社會盡點心力吧!好了,今夜著書到此,回堂去吧!

童生曰:遵命!下生在此拜別河神。

(濟佛師徒上了佛扇,佛扇以飛快之速向全真堂而回。)濟佛曰:全真堂已到,童生魂魄投體。可,吾回。